欢迎您 亲爱的书友,请 登录/注册
热门搜索:

为牧凉州 第四百五十六章 准备返回
作者:生煎小馒头 | 时间:2021-02-23 10:37 | 字数:2146 字

第二天一大早,是一个晴天,时值秋日,天高气爽,万里无云。

微风拂过,让人心中忍不住生出几分畅快之意,远山一片青翠,郁郁苍苍,天空中的大雁横空而飞过,留下几声清鸣。

巨鹿郡的官道上,有十余骑兵正在往着远处而去。

为首的是一个身穿白袍的俊秀青年,带着腰间佩剑,脑袋上面配着进贤冠。

身旁有一个少女同行,身穿一身淡青色的襦裙,浑身散发着一股清灵缥缈之意。

虽然脸上虚掩着轻纱,看不清具体容貌。

但是看身段气质,看上去年纪不过刚刚及笄的样子。

除了为首的一男一女外,身后则是有十余名身骑着高头大马的骑兵,模样各不相同。

其中有年轻文士,也有赳赳武夫,一副护卫的样子。

若是有不了解的人看过去,似乎会是认为是大世家中的子弟带着一群保镖出行的模样。

这自然是陆天,张宁,戏志才这一行人了。

陆天这次回天雨镇的带着戏志才,还有当初他从天雨镇来关东时带来的那一批湟中义从骑士。

接近一年光景,又是征战数州,转战何止万里。

这一路上他所经历的实在太多。

来的时候足足带着五十名,但是在讨伐黄巾军的一路上也是死伤惨重。

回去的时候只剩下了寥寥数骑还活着了,从这也可以看出是多么的惨烈了。

当然了,虽然死去了不少的湟中义从。

但是他的身边也是多了几人。

来时只有裴元绍一位历史武将,回来时候,已经多了周仓,张宁,陈到几人了。

至于原本他手下的两千汉军士卒,早就已经放走,各回本郡了。

按照汉家制度,郡国之兵无诏不得出郡界。

之前朝廷下发圣旨封赏的同时,也命令了皇甫嵩将麾下从各州郡征兆的士兵全部回返各个郡国,自然是为了防止兵权在外而尾大不掉了。

讨伐黄巾军大剧情一结束,那群士卒也就回到了原本的征发之地,以防止出现未大不掉的情况。

如今他身边也就是只剩下来了当初从凉州带来的剩下的几名湟中义从了。

他赶往的是距离下曲阳最大的可以跨州传送的城池巨鹿城。

巨鹿城是巨鹿郡城,而且更重要是他城外的驿站异人可以用来使用跨州传送的功能。

新世界之中并不是每一座的郡城都可以跨州传送的,只有一些系统特定的城池可以使用跨州传送的功能。

而且限制很多,比如说处于战争期间的城池不可以使用跨州传送,当地的郡县长官可以关闭跨州传送的功能。

异人玩家只有达到了第八等的公乘爵位才能够使用跨州传送的功能。

新世界中异人玩家只要达到了八等的公司,就可以到达指定城池的驿站之处来进行传送。

驿站是古代作用于传递消息,接待官员,以及修补维护官道等等职能为一身的小型基层管理中心。

一般驿站都设有歇息住宿的区域,方便往来的官员又或是传令快马等人员的落脚和换乘马匹。

正常来说驿站都会设有一些兵士,维护驿站治安。

所以正常来说到了驿站也就进入了军事保护区域,一些毛贼什么的也就没这个胆子摸过来偷窃抢劫了,也禁止异人玩家在此战斗,比起荒郊野外安全许多。

这一种传送方式,异人之中这种叫做传送术,原住民之中叫做天行之术。

总之这是异人所独有的特权,这种特权虽然好,但是所花费的金钱肯定也是不会少的。

游戏里县城的驿站相当于传送阵,价格自然也不会便宜。

当然了,对于财大气粗的陆天来说,传送的价格实在不算什么。

从下曲阳城前往巨鹿郡城的一路道上还算太平,毕竟有皇甫嵩这个冀州牧还在这里镇守着,黄巾贼们也不敢造次,

官道也很宽敞,全部都是用巨大青石板所搭建而成,显得浑然一体。

至于环顾四周,也是一片苍翠的绿意,大片的散发着原始气息的森林。

水土保持的十分完美,都是茂密的森林草木。

至少没有像后世一般到处都是被砍伐的树林和无人入驻又不知道作何用途空旷的商业区或者工业区。

一路上看见的行人很是稀少,偶有所见亦多是因为黄巾之乱而产生的流民。

他们个个衣不蔽体,蓬头垢面的样子,

见他们路过,要么是一脸呆滞地跪在地上远远看着,要么害怕地赶紧躲起来或者赶忙逃跑。

巨鹿一带临山多水,林木茂盛,巨鹿郡之得名便是由此而来。

“鹿,林之大者也”。

很快茂密的森林后出现了一片高耸的城墙,正是巨鹿郡的郡治巨鹿城,作为巨鹿郡的郡城,巨鹿城相当的伟岸。

“主公,巨鹿郡城到了。”

“哈哈,马上就要回家了。”

从天雨镇中带出来的几个湟中义从骑兵纷纷欢呼,知道他们归去的时候就要到了。

征战一年,他们自然也是思念在天雨镇中的家人的,这也是人之常情。

陆天看了一眼身旁的张宁:

“静姬,马上就要到巨鹿城了,我们就要通过天行之术回凉州去了,再回冀州,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张宁和他们不同,作为张角之女,她本来就是巨鹿郡本地人,

冀州和凉州何止相隔万里,中间莽莽群山原野,不知道有多远。

这回一去凉州,恐怕再回这巨鹿郡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好的,主公,我早就已经做好准备了。”张宁点点头说道。

“志才,元福,叔至,马上就要回凉州了,你们几位还未去过凉州吧,”陆天转过马头,笑着对戏志才和周仓两人说道。

“主公去哪,忠必然一路相随了,反正我也没有什么牵挂了,凉州也好,豫州也罢,只要能够成就一番事业,何处不行呢。”戏志才笑着说道。

“仓也想看看凉州是何风景,大丈夫何处不是家呢。”周仓同样一脸期待的样子。

“到也想看看主公的家乡是什么样子。”陈到微微一笑,看起来心情也不错。

一群人兴高采烈地朝着巨鹿城驿站的方向赶了过去,唯有张宁还留在原地,痴痴不动,默然不语。

陆天心头一动,他回头一看,却发现张宁正回头向着北面下曲阳城的方向。

也不知道是对着下曲阳城还是对着下曲阳城之外的京观的方向。

而两行清泪从眼角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