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亲爱的书友,请 登录/注册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江湖风云录
第三百四十一章 战事再起
作者:咸青虫二 | 时间:2021-03-03 23:25 | 字数:2958 字

吴雍是幸运的,将他从危难之中救出的黑衣人,传授于他金仙心意功。

自此吴雍重新成为武林的强者。

可是修炼金仙心意功存在极大的弊端,由于修炼和运用时,非按正常经络运行,是逆向运行,有违天理及伦常,必带来身体的伤害。而且这种伤害,到底是何种伤害,不可预知。

更由于修炼时采用极火煅之,故阳盛阴衰,内火攻心,阴阳极度失调,使得修炼之人戾气极重,需不断的采阴抑阳,方能略压戾气。

吴雍为了复仇,他忍受了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坚持修炼金仙心意功,不仅导致他心性大变,还在一次强行提升自己武功境界之时走火入魔。幸好那位救助吴雍的黑衣人及时出手相救,可是从那天起,吴雍的帅哥形象开始发生了改变,变成如今这样相貌极丑的肉球。

可是吴雍既不在乎,又非常在乎自己形象的改变。

吴雍不在乎自己的形象,是因为只有这样,自己才能身负超一流的武功;而他在乎自己的形象,是因为,他再也没有面目去见自己的心上人了。

吴雍曾经潜入皇宫,但他再也不敢以丑陋的面目去面见自己的心上人,他只能默默地隐藏在黑暗之中,含着眼泪偷望着心上人。

可是不久后,皇宫中的一把无妄的大火,让吴雍连这一点点希望也彻底的破灭了。自己的心上人死于了那场大火。

从此后,吴雍成了真正的孤身一人,他再无任何牵挂,他无情地向那些曾经围剿吴家的武林高手发起了复仇。

可是不管吴雍如何复仇,死去的亲人,已无法生还。

由于吴雍的不断复仇,导致江湖各门派及朝廷的警觉,吴雍已再难出手,并且只能孤身一人,远离中原,避世于边城小镇,并冒名一位被山贼劫杀的县令,在青山县城隐居了下来。

吴雍并未一味地隐居,他与活跃于沙漠,与耶律军、赵家朝廷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的故友李霸天取得了联系,作为后援为李霸天的军事行动提供着重要的情报来源。

吴雍原以为就这样渡过自己的余生,而吴铭轼的意外出现,让吴雍激动不已。

吴雍在花挽楼折花大会上初见吴铭轼时就吸引了他的目光,因为吴铭轼的相貌太像自己年轻时的相貌了,不仅如此,吴铭轼也修习了金仙心意功,这可就太出吴雍的意料了。

虽然吴雍不能肯定吴铭轼就是自己的孩子,但是潜意识中的那种亲近感,以及吴铭轼的为人作风与自己年轻时太想象了。

从那时起,吴雍便认定了吴铭轼是自己的孩子,想方设法、多方试探及求证,吴雍终于确认了吴铭轼的身份。

从那时起,吴雍再次燃起了人生的希望,因为吴铭轼的出现说明,自己的心上也应该还在人世,那场皇宫的大火,应该是人为,其目的就是为了掩盖自己心上人——阴月影的失踪。

种种事件的关连分析,矛头指向了救助自己的从未向自己暴露过面目的黑衣人。

原因分析如下:

阴月影在皇宫之中,应该已经怀有身孕,而为了防止她的出怀及生养的月数不足,有高人出手将阴月影从加强了防守的皇宫之中救助出来了,这是极为合理的推论。

自己被黑衣人救出,黑衣人所传授的武功就是人世间难得一见的逆行运气的金仙心意功,而吴铭轼也会此招数,而且都是因为丹田受伤才宜如此修炼。

可是后来吴雍得知的结果,吴铭轼是由一名非常年少的红衣少女传授的金仙心意功,让吴雍略感意外及失望。可是,吴铭轼在铃儿灰飞烟灭后,同样出现了一名非常神秘,连身影都未出现的武林高手,他提及了,吴铭轼只要将金仙心意功修炼到极高境界时,他便能见到他的心上人以及父母时,吴雍重新燃起了希望。

初步猜测这位不愿现身的武林高手,知道自己、阴月影,铃儿以及吴铭轼的一切。

只是可惜,吴雍的这个论点无法得到证实。

其一,吴铭轼失忆了,其二,那位传授吴雍金仙心意功的黑衣人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

自此,吴雍只能肯定,吴铭轼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是确信无疑的。

吴雍为什么不当面告知吴铭轼与自己的关系呢?

吴雍有逼不得已的原因。

吴雍如果向吴铭轼表明自己的身份,也就意味着,给吴铭轼增添危险,毕竟自己是隐世之人,需躲避朝廷及江湖人士的追杀,一但与吴铭轼父子相认,不仅自己危险,更是将吴铭轼致于危险之中,这是其一原因;吴铭轼的成长,是吴雍所欣喜的,他希望吴铭轼凭借自己的能力与实力成长,那怕历经磨难,这样能增长吴铭轼的江湖历练,能更加切身地体会到江湖的险恶,更快地成长,当然,当吴铭轼处于危难之时,吴雍定会出手,暗中相助,这是其二的原因;黑衣人,神秘的黑衣人,这是至关重要的线索,所有发生的事件,其指向全都归集于他。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他的所作所为,其动机是什么呢?自己不与吴铭轼相认而貌似置身事外,反而能方便解开所有的谜团,这是其三的原因。

有以上的考虑,吴雍一直未与吴铭轼父子相认。可是此时吴雍为何一改初衷与吴铭轼相认呢?

一切的一切,是因为此时的吴铭轼与吴雍已经身陷绝境,如果再不父子相认,只怕此战过后再无机会。

吴雍还有一个一直深藏于心中的理由没有说出口,既然这位再也没有现身的神秘黑衣人设了这样一个大局,救助了自己、激励了吴铭轼,推算得知,应该还救助了阴月影,而当自己与吴铭轼身陷绝境之时,他也应该出现了,谜团即将揭晓,吴雍也不怕与吴铭轼父子相认了。

而另一个原因就是,以吴铭轼目前的武功修为,已经远超吴雍的实力,换言之,吴铭轼已经无限接近于当初在古墓中出现的神秘人物对吴铭轼的承诺了,他也应该现身了。

吴雍坚信,那名神秘的黑衣人肯定会出现,其理由是,当初吴铭轼在古墓自杀时,黑衣人就那样的巧合,时间节点拿捏得恰到好处地出现了,也说明了一点,这个神秘之人也一直在关注着所有事件的发生。

种种的理由证明,此时吴雍不与吴铭轼父子相认是一种极大的错误,也只有与吴铭轼父子相认,才是最佳的时机。

吴雍与吴铭轼父子相认,让吴铭轼既兴奋又充满疑惑。

一切来得太突然,而且为何是在此时。

虽然吴铭轼知道吴雍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一直或明或暗的帮助自己,可是动机是什么,吴铭轼一直不知,仅仅是因为英雄惜英雄吗?理由是乎不十分的充足,可是吴雍为什么不早点与自己父子相认而让自己一直处于迷茫之中,到处找寻父母而不得呢?

也许真的是因为生命即将走到尽头了,吴雍终于乐意与自己父子相认了,可是他难道不知道,自己找寻父母有多苦,其中辛酸又说与谁知。

父亲,你是不是太狠心了。

最重要的一点,吴雍真的是自己的父亲吗?何以证明?

吴雍当然看出了吴铭轼的疑虑,他忙证明道:“你身上是不是有个纹章的烙印,而这个纹章可不是出自于中原,而是出自于波斯萨珊王朝的皇族,是当初吴家无意中救下死亡之城的主人,他为了示好,才将此纹章赠送于吴家。

虽然知道吴铭轼身上有这奇怪的纹章烙印的人有不少,可是知道吴家与死亡之城这段渊源与秘密的可就少之又少了,而且吴铭轼是能活着走出沙漠中死亡之城的二人中的一人,而另一人就是阴存仁,死亡之城的死城守护兵团前倨后恭的态度转变,也是从看到了吴铭轼身体上的这个烙印开始的,不然,他与阴存仁早就成了沙漠中的冤鬼。即便死亡之城的死城守护兵团最终让吴铭轼与阴存仁走出了死亡之城,他们却一再地强调,不得将死亡之城存在的秘密告知外人,因此,能知道这一段秘密的,也只能是吴家的后人,只有唯一,没有唯二。

由此一点铁证,吴雍是吴铭轼的父亲,不会有错。

吴铭轼热泪盈眶地投入吴雍的怀抱。

可是,还没等到吴雍与吴铭轼互诉父子别后之情的时候,古墓中的战端重起了。

随着一声山摇地动的巨响,千斤断龙石,轰然碎裂。

耶律军使用炸药,炸开了阻挡前进的千斤断龙石。

还没等到爆炸导致的飞扬尘土全部落地,耶律军前锋营士兵已经从炸开的破洞处,蜂拥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