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亲爱的书友,请 登录/注册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妖神传说
第七卷 龙崖石窟 第一百三十章 斯人若彩虹
作者:阿绿不绿 | 时间:2021-07-22 00:00 | 字数:4685 字

“你确定?”

氐宿听到东方凌天的话显然有些意外,因为活着的妖明显比死了的有用的多。

更何况,他是知道一些内情的。

虽然那些细枝末节的东西他不清楚,但是有一点他无比确定——那就是,东方凌天不能杀了她!

而且这似乎是上头的意思,并非是岐国方面的决定,如果东方凌天一意孤行要打破这一条束缚,很难保证之后会发生什么。

“我以东方先生四字起誓,此事后果,由我一人承担,绝不连累各位前辈!”东方凌天无比果断的说道。

“很好!我喜欢你的脾气!但是你得知道,那些人可不好糊弄,这么多只眼睛可都看着呢。”

氐宿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调侃道,随后诡异的气息从他体内传出,几乎没有人看清他的动作,一面通体散发着土黄色光晕的镜子出现在洛的上方。

“星宿神术——乾坤镜!”

随着土黄色的光晕笼罩在洛的身上,一瞬间她的脸上便布满了狰狞的表情,身上的皮肤一寸一寸的脱落,很快便没了人形,露出了她的本体。

“不用气急败坏,只要我想,乾坤镜磨灭你肉身的速度,可以慢到与你的再生速度同步,如果你执意与我作对,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洛的尾巴一瞬间就变成了一团飞灰,剧烈的疼痛让她不停地在地上翻滚,并且疯狂的向四周冲撞,可惜乾坤镜的光幕没有任何波动,依然在缓缓的磨灭她的肉身。

这种肉体与灵魂同步毁灭的痛苦,足以让心智最坚强的人直接意识崩溃!就连一向嘻嘻哈哈的莫小邪见状,表情都无法保持平淡。

然而洛却死死地咬着牙保持着一丝神志,她在等!等那个一闪而过的机会出现!

凄厉的吼叫声令人望而生畏,而她鲜血淋漓的伤口不断的继续向身上蔓延,很快她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在地上痛苦的扭曲着身体,来缓解自己无法承受的痛苦。

明明是这么貌美的女子,在知道她的真实身份是妖族之后,所有人都对她的遭遇顺理成章的接受了。

人与妖乃是世仇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所以见到一只妖在面前痛苦挣扎,任谁也不会生出怜悯之心。

此时易水寒陷入了两难之境,平心而论,洛对他来说肯定要比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亲近的多。

但是有三位星宿在一旁虎视眈眈的情况下,即使他有再多怨言,也不敢表现出一丝一毫。

即便是一代强者仇满洲,也在三位星宿合力之下陨落,以他的实力想要救下洛,无疑是痴人说梦。

他的这份情绪克制的很好,没有任何人注意到,除了一直在关注他的安妙依。

“东方先生,妙依有一言,不知当不当讲。”

“哦?妙依姑娘有何指教,无需拘谨,大可畅所欲言!”东方凌天淡淡的说道。

“不知东方先生可否听说过金刚经?”安妙依的语气十分从容,仿佛是在和朋友叙旧一般。

“也许吧,你有什么可以直说。”

显然,此时的东方凌天已经失去了耐心,就连一贯的从容丰富都不想再维持下去,他只想尽快从洛的嘴里得到自己想知道的东西。

“如来说世界,即非世界,所名是世界。”安妙依的话很轻,但落在每个人的耳朵里都在不停地回荡着,经久不息。

“三句义吗?”

东方凌天喃喃的说道,显然他曾听说过这句话。不过他的语气并没有什么敬畏,毕竟再深刻的佛理,从一个不入流的“娼妓”之人嘴里道出,多多少少有些让人啼笑皆非。

“东方先生果然通晓古今,智慧卓群。所以妙依觉得,钥匙也许并不是钥匙,所以才是钥匙。”

尽管她的话说的云里雾里,但东方凌天立刻明白了其中的关键之处,身体中燥热的血液也很快冷静下来。

“所以,妙依姑娘的意思是…她,才是破局的关键?”东方凌天眯缝着眼睛问道。

“妙依也只是猜测,一切还凭东方先生定夺。”说完安妙依功成身退,将问题继续抛到了东方凌天手中。

“氐宿,请先收起神通!”思忖片刻后,东方凌天果断的说道。

随着土黄色的光芒收敛,洛的身体在地面上轻轻抽搐着,已经无法恢复人形,鲜血正不停地透过银色的鳞片汩汩而出。

“怪不得你的嘴可以咬的这么死,小洛,看来你是宁愿死,都不想让我得到龙珠啊,可惜了。”

东方凌天冷冷的说道,经过安妙依的点拨他已经明白自己下一步应该如何去做,起码洛的命得先留住,后面一定有用得上的地方。

“幸好有妙依姑娘指点迷津,否则险些就要让这妖女的伎俩得逞了。这件石室里一定还有机关,搜!”

随着东方凌天一声令下,迫不及待表现的人们一拥而散,开始四处寻找被忽略的地方。

果不其然,很快就有了新的发现。

诺大的石室除了栩栩如生的青龙雕像以外,其实暗藏着许多如血管一般的线条,每一条都有着各自独立的线路,宛如一张巨大无比的脉络网,一齐向位于中心处的石柱汇聚而去。

这个发现无疑给了在场的人莫大的鼓舞,如果说这是类似于“后门”的阵法,那么就一定可以用某些特殊方式启动它!

既然氐宿已经现身,也就意味着三清观的高人一定也在不远处,甚至就如他一样正混在人群中!

如此说来,一切的难题都将迎刃而解!所以此时,东方凌天紧锁的眉头终于舒展了一些。

状态欠佳的洛一直冷眼瞧着那些忙的团团转的人群,安妙依的搅局在她意料之外,而且这种后门的弊端她不可能不知道,所以她在这种时候讲出来,恐怕也是别有居心。

尤其是她对易水寒的态度,让洛有些在意,起码他们不可能有表现出来的这么亲密。

以他闷的半天憋不出来个屁的性格,多半是默许了安妙依的一些行为,所以在外人看起来是站在她那边一样。

妖族那边有些暧昧的态度也是洛没想到的,早在离开许家村的时候,她便遇到了一只暗影鸟,再加上三天前那只从旁窥伺的暗影鸟,岐山中的妖族对此事一定知道的相当清楚。

但是到了现在,洛都没有再发现任何妖族的气息,难道他们放弃了这个唾手可得的机会?

要知道龙珠对妖族来说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得到它其中苍龙的源力,破境只是最基础的,就连血脉升华都有很大概率会出现,这是任何妖族强者都无法拒绝的诱惑,除非…

除非有人给出了同等价值的交易,让他们放弃了龙珠的争夺?

这个念头一出现洛便觉得有些荒唐可笑,这些道貌岸然的人类,怎么可能会和妖族进行平等交易呢?

在他们眼里,妖族只是一个不该存在的种类罢了,是横在人类发展面前的阻碍,他们怎么可能会自降身份与妖族合作呢?

无论怎么想,洛都无法想通其中的原因,而且此时乾坤镜对她造成的伤害已经影响到她的判断能力。

虽然神通已经收回,但那些土黄色的光芒不仅一点点磨灭了她的肉体,就连体内的灵魂都遭到了一寸一寸的碾压。

如果不是受过龙渊气息的滋养,即使在对方留手的情况下,她的神魂都很可能在第一时间崩溃!

过于低估星宿的实力和东方凌天的决心,多方因素之下导致了她现在凄惨的局面。

现在的她就像刀俎上的鱼肉,只能任人宰割而毫无还手之力。

角宿的禁锢让她无法调动一丝一毫的妖力。失去了苍龙七宿的两个部位,已经让她伤了元气,所以她现在的情况已经是再糟糕不过了。

“东方先生,注入能量有反应!”

一名青年无比兴奋的大声喊道,众人立刻聚到他身边,此时他的眼前已经出现了等待自己的美好生活,然而无常却干净利落的将他的胳膊从肩膀直接斩断。

就在众人不解时,那只连接在血管上的胳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下去,很快就变成了一捧飞灰,那名青年顾不上疼痛,赶忙低着头向无常不停地道谢。

氐宿显然被眼前的一幕吸引了注意力,他十分兴奋的凑上前,一个小型的乾坤镜在他手掌上显化出来,随后他十分谨慎的切断了与乾坤镜之间的关联,将它放置在血管之上。

二者接触的一瞬间,土黄色的光芒便被激发而出,那根血管就像无底洞一般吞噬着乾坤镜中的能量,几息之后,随着几声脆响,几道清晰的裂痕出现在乾坤镜上。

乾坤镜中的能量明显庞大许多,点亮了大片血管周边的石壁,许多古老神秘的符号出现在众人面前。

突然,一个中年人疯了似的冲过去,完全不顾自己可能会被它吞噬的骨头都不剩,直直的扑了上去。

氐宿反应很快,直接用一股柔和的能量拉住了他,同时大声呵斥道。

“陌无双,冷静!”

可惜疯狂中的中年人根本听不进去他的话,几道符印从他掌心飞出,一瞬间便将纠缠住他的能量切割开。

“该死!”

氐宿低声啐骂一声,身影爆闪想要阻止他靠近石壁,然而对方显然不想给他机会,没有任何动作,一连串的符印出现在氐宿前进的路上。

那些符印在他靠近前便自行炸裂开,阻止了他前进的脚步,氐宿见状十分焦急的喊道。

“你会死的!陌无双,你他妈的醒醒!”

所有人的呼吸都在这一刻停滞下来,时间仿佛凝固在所有人的脸上,被他唤作陌无双的男子已经将双手抵在石壁上,毫无保留的释放出自己强大的气息。

贪婪的石壁仿佛一瞬间被他唤醒,亮起了大片的纹路,并且随着他能量持续的注入,越来越多的血管被点亮,青色的光华如水波般,开始在其中流淌起来。

陌无双仿佛感受不到能量流逝一般,始终保持着高强度的能量输出,他神色痴狂的仔细观摩着一个个亮起的纹路,嘴唇不停地抖动着。

他的脸上充满着欣喜若狂,和一种直面死亡的平静,明明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却从他的身体内一齐散发出来。

氐宿的脸上有些落寞,尽管他知道对陌无双来说,这一刻是他无疑是幸福的。

那些个如蝌蚪般亮起的符号,正是他一直苦苦寻觅的“道”的极点,只是付出的代价自己有些无法接受…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小陌,我看到了!看到了!我真的…看到了!”

滚烫的热泪从陌无双眼角淌下,此时他的皮肤已经明显干扁下去,身旁那些用来聚集能量的符印,也开始逐渐变虚淡,以此换来了接近十分之一的石壁被彻底点亮的结果。

一道神念从他眼中射出,直直的钻入氐宿的意识之中,见到里面的意识片段后,氐宿的脸上肃然起敬。

他神色隆重地抬起右手,伸出食指和中指,划出一个土黄色的六芒星阵,随后缓缓的点在自己左胸前。

来不及悲伤,氐宿瞪着通红的眼睛咬着牙对东方凌天低声说道。

“陌无双…”说出这个名字时,他整个人仿佛泄气一般顿了一下,继而坚定无比的说道。

“希望你永远记住他的付出,他是为了岐国,为了人类而牺牲的。”

“我会的,陌无双前辈的舍生取义让我敬佩不已!氐宿大可放心,这一次的胜利,一定会属于人类!”

得到东方凌天的肯定后,氐宿缓缓走到已经脱相的“陌无双”跟前,一脸心痛的问道。

“真的…值得么?”

“值得!这片天地太广阔了,能够亲身点亮这古老的阵法,对符师来说,这是绝对不能错过的机会!”

尽管此时陌无双的腿已经开始消失,整个人全凭能量支撑才能保持住姿势,但他的语气没有任何波澜,充满着愿望满足后的无憾。

“符师…都是他妈的一群疯子!草!”

听到氐宿的咒骂,陌无双露出有些憨厚的笑容,同时一簇簇鲜红的火焰开始从他体内燃烧起来,阵法亮起的势头变得更加迅猛,几乎是以先前成倍的速度在亮起。

“我就…先走一步了,小陌,未来…人类的未来,一定会有符师的…一席之地!”

随着鲜红的火焰点亮,陌无双整个人几乎在一瞬间萎靡下去,说话的声音也飘渺起来。

他的行为可以说是蠢得可怜,傻的纯粹,却又让人肃然起敬。

作为开拓者的先驱们,无一不是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在荒芜而贫瘠的土地上,开拓出一条可供人类行走的路。

当鲜红的火焰燃烧殆尽,除了石壁上大片亮起的阵纹,这世上再无陌无双的任何痕迹遗留。

“恭送,陌无双前辈!”

东方凌天十分悲壮的喊道,同时将右臂横在胸前,向那块亮起的石壁深深地弯下身躯行礼。

不同的人此时此刻都用自己独有的行礼方式,向陌无双表示着最崇高的敬意,就连冷眼旁观的洛和事不关己的易水寒,都在这一刻齐齐地向这个无比纯粹的人,致以自己的敬意。

这一刻再也没有人妖之分,派系之别,所有在场者共有的名字只有一个——修炼者!

无论人还是妖,修炼者都在逆天而行,大家都在这条被鲜血与枯骨堆满的道路上,无悔的前行着,直到生命的尽头。

生命的脆弱在这一刻暴露无遗,有的生命如同一把高举的炬火,为所有后来者照亮;有的生命沉进深渊,为众人抱薪…

希望,正是这样一代又一代传承下来的。

斯人已逝,收拾好情绪后,依然有严峻的形式等待着众人。有了陌无双的牺牲,众人心里对彻底点亮石壁中阵法所需的能量也有了大概的估测。

所以他们急需一个可以行之有效,又能避免牺牲的方法,否则的话,继续折损高端战力对他们来说绝不是一件能够接受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