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亲爱的书友,请 登录/注册
热门搜索:

第42章  完整历史,回到青海
作者:追星梦月4 | 时间:2021-06-16 23:17 | 字数:5766 字

四天后,清晨

盛大的宴会举办整整三天三夜才停下,地上都是昏睡的人们,空气中飘散着浓浓的酒气。

人群中,一道身影鬼鬼祟祟的跑来跑去,好像在找着什么人,将空岛居民翻开,路飞摸了摸脑袋,突然扫到不远处睡着的娜美,咧嘴一笑,小心翼翼的跑了过去。

蹲在娜美身边,抬手轻轻拍了拍娜美,娜美立马被拍醒,揉着眼睛回过头看路飞。

“什么事啊,路飞!”

“娜美,把大家叫醒”,路飞轻声道。

“为什么,我还要睡觉呢,别吵我,路飞”

说着,娜美打了个哈欠,转身就要睡去。

路飞见状,连忙拉住娜美,右手中指竖在嘴边,嘿嘿笑道:“我们抢了黄金就走!”

听到黄金两个字,娜美顿时睡意全无,双眼瞪大,脸上兴奋的笑了起来,两只眼睛仿佛冒着绿光。

“有黄金吗?”

“笨蛋!声音太大了”,兴奋下娜美声音很大,路飞出声骂道。

被路飞骂笨蛋,娜美愤怒的一拳打在路飞脑袋上,教训道:“谁是笨蛋啊,你声音才大”。

“我说啊,我说你的声音大就是大”

“什么啊,你的声音才是大,应该说,超级超级大”

……

两人争吵声音越来越大,以至于将睡着的众人全部惊醒,乌索普正在做着好梦,突然被路飞和娜美吵醒,起床气爆发的乌索普想都没想,握紧拳头朝边上垂下,正好打在乔巴的肚子上,一拳直把乔巴从睡梦中打醒,发出惨叫。

一时间,四个人大打出手,吵成一团,这些所有人都惊醒过来,看着吵闹的路飞他们,还以为这些家伙仍然要开宴会呢。

……

一块无人注意的石头阴影下,路飞、索隆、山治、娜美、乌索普、乔巴六个人围绕坐着,脸上不约而同扬起兴奋的笑容。

乌索普双手抱胸道:“好的,兄弟们,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好办了,难得来趟空岛,千万别留下什么遗憾”。

看了看四周,还缺少两人,山治抽着烟道:“话说,罗宾酱和芙琳酱呢?刚才她们两个还在,怎么现在就不见了”。

抱着刀的索隆道:“一个好像是去看黄金钟了,另一个就不知道了”。

阿帕亚多西海岸,空岛居民和山迪亚人共同围观着黄金钟。看着这巨大的黄金钟,心中就莫由然升起无尽的自豪感,大家心中无限感叹。

“长老,上面写了什么?”有人好奇问道。

长老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也不必是坏事,我们只需要将…”

从后面走来的罗宾,插嘴道:“将真理存于心中,无需多言……”。

长老震惊回过头看着罗宾,问道:“为什么,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话”。

这是只有流传于山朵拉长老才知道的话,每代长老在死之前,会将这段话连同着山朵拉人守卫历史正文的使命流传下去,可是这个青海人是怎么知道的。

“山朵拉遗迹上面这样刻着,你们山朵拉人就是世世代代守卫这个的人吧”

说着,罗宾已经走到历史正文面前,迫不及待的解读上面的内容。

看罗宾紧盯着历史正文好像在解读的样子,长老忍不住心中震惊,问道:“难道说,你能够解读历史正文?”

“恩!”

哪怕心中早就猜到,可听到罗宾承认,长老还是狠狠震惊到了,想到什么,长老顿时激动问道:“这上面记载着什么?”

【我们是编写历史的人,与大钟楼的钟声同在,伴随着洪亮的钟声,拥有神之名的古代兵器,是‘海神’之所在地……】。

看到最后的落款时,罗宾的心中蓦然一惊。随后微微一笑“看来她没有骗我”旁边写着:我来到此地,将此文带向世界的尽头——海贼,哥尔·D·罗杰。

……………………………………………………

甘福尔的南瓜田

芙琳正在帮甘福尔一块给南瓜浇水:“老爷爷,艾尼路跑了”

“这我知道了”

“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呢?”

甘福尔无奈得说道:“他们想让我重新上位,我推迟不掉,也只能答应了”

“哦,这样啊,对了,老爷爷,你多大了啊”

甘福尔笑了笑:“小姑娘,这么敏感的问题还是少问哦!”

芙琳:“哦,抱歉,老爷爷,我只不过想向你打听一个人。”

甘福尔:“哦,是谁呢?”

“海贼,哥尔·D·罗杰”

甘福尔手一抖,随后问:“你想知道什么呢?”

“全部,罗杰来这里所做的一切”

“其实他们只是来游玩而已,其他的什么也没做”

“哦,那他们都去了哪些地方玩呢?碰到哪些新鲜的事物,比如他是不是见过黄金钟,看没看到上面的字,或者知不知道上面写了什么?比如……”说到这,芙琳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是不是知道古代兵器‘海王’的所在地……”

甘福尔停下手里的活转头看向芙琳:“你的目的呢?”

芙琳:“和他一样”

甘福尔:“哦?”

“老爷爷,你知道我们船长叫什么吗?”

“路飞?”

“是啊,全名‘蒙奇·D·路飞’”

甘福尔脸色一变,随后又恢复正常:“是……是吗?”

“是不是很巧,两个人的名字都有‘D’”

“是很巧啊”

“我家在一个很远又很少有人到达的地方,罗杰和我的一个哥哥在那里相识,而罗杰在离开前对他说过一句很奇怪的话。”

“什么话?”

“他说‘今后还会有人来到这里’”

“哦?”

“我一直很奇怪他为什么会这么说,为什么即使知道全部的历史却什么都没做,但我现在有些明白了……”

“为什么?”

“即使知道了又如何?即使知道了也不一定做的了,真正该登上那座岛上的人不是他,他来早了,在未来会有一个更强的人和我哥哥相遇,而只有他才能结束一切。”

“你是觉的那个人是草帽小子”

“不知道,我只是觉得他有这个资格而已,至于他能走到哪一步就是他自己的事情,好了,既然爷爷不想告诉我,我也不问了,也没必要,我该走了,爷爷再见”。

“你等等……”甘福尔还想说什么,但芙琳已经消失离开了,甘福尔叹了一口气“唉,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啊”

突然一把剑飞了过来,一个黑发金瞳的少年站在剑上,剑影问道:“你就是甘福尔吧”

甘福尔被吓了一跳,随后回过神说:“我是,你有什么事吗?”

剑影也不啰嗦,直接将一封信交给甘福尔说:“一老头让我把这封信交给你,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立刻消失了。

甘福尔瞬间无语:“……”

随后他打开那封信看了起来……

甘福尔笑了,接着继续照顾他的南瓜田:“原来如此啊,是我多心了,看来这个世界很快就要变了,对吧,罗杰……”

……………………………………………………

山多拉遗迹,路飞他们已经从天空之主的肚子里面找到满满的三包裹黄金!

“罗宾和芙琳怎么还不来啊”,路飞捂着饿着咕咕直叫的肚子,望眼欲穿的看着森林,可就是没有等来芙琳和罗宾。

“好冷清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人怎么都没了”,山治抽着香烟看着空无一人的宴会地,心中不解。

乌索普背着大包黄金,插着腰笑道:“不在的话不是更好,毕竟我们抢了这么多黄金,要是他们在的话绝对不会放过我们吧,有了这些黄金,我们终于可以结束贫穷的航海生活了”。

“黄金……这么多啊!”芙琳在他们后方出现,用透视眼看着包里的东西。

大家早就习惯了芙琳的神出鬼没,路飞很高兴的跟芙琳说:“你知道吗?芙琳,这些都是我们在那只大蛇肚子里找到的,你说这么多能买到多少肉呢?”

乌索普:“我觉得我们的确应该去找一个修船的地方,修好梅丽号,毕竟它可是要陪伴我们一辈子啊。”

芙琳收起笑容对乌索普说:“乌索普,没有什么东西是一辈子都陪伴在身边的,梅丽号已经撑不了多久了,而我们的旅程还要很久,如果可以的话,我们……”

“不可能,我不会放弃梅丽号的,你不是可以控制植物吗?梅丽号是木船,你可以让它再多存在一会儿吧。”

不得不说,乌索普这一次倒是挺聪明的,不过,芙琳叹了一口气说:“唉,乌索普,梅丽号是船,船是你们人类造出来的,它是个工具,而我只能对有生命的东西提供帮助,我先回船上了,你最好还是做好心理准备吧。”说完消失了

芙琳也不管乌索普是怎样的表情,他知道乌索普是爱梅丽号的,因为只有爱船的人才能让这艘船诞生船精灵。

芙琳先回到梅丽号上,芙琳摸着梅丽号的甲板与亚瑟进行心灵沟通: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亚瑟:你真的愿意帮我。

芙琳:当然,我虽然救不了这艘船,但我能救你。

亚瑟:你确保一定会成功吗?

芙琳:总得试一试吧,而且大家一定会欢迎你的。

亚瑟:但你呢?你如果失败的话……

芙琳:不管如何,活着比什么都重要,修为丧失又如何,还是可以修炼不是吗?而命若是没有了,那真的什么也没有了,而且我也是为了这艘船上的人,没有一个人舍得这艘船,你是梅丽号的船精灵,你就代表了梅丽号,你活着,梅丽号就活着。

亚瑟沉默了一会儿:什么时候开始。

芙琳:你同意就好了,其他的我来准备。

亚瑟:好。

…………………………………………………………

芙琳在梅利号上面等了半个多小时,就看到路飞他们飞快跑了回来。

“这些家伙急什么啊,有什么东西追着他们吗?”看到他们慌慌张张的,芙琳好奇的看了一下后面。

只见罗宾和一群山迪亚人走了过来,他们还抬着一根巨大的柱子,芙琳心想:那是什么东西“自然之灵,洞悉一切,透视”芙琳通过透视眼看到那东西是一根巨大的黄金柱。

啊,那是……这些人也太大方了吧!不过,路飞他们跑什么呢?

“杨帆,启航”路飞他们跳上船。

芙琳很疑惑“路飞,那些山迪亚人他们……”

路飞:“我知道我们偷黄金不对,但我们是海贼啊”

山治:“别废话了,快点开船。”

芙琳:“不是,那个黄金……”

娜美:“你放心,黄金都在这里”娜美指着背后的包裹说道。

芙琳:“不是,我想说的是……”

乌索普:“有什么事待会再说”

芙琳很无语,她是想问路飞他们,山迪亚人手里扛的那根黄金柱为什么不要呢?很明显他们想送给我们啊!

芙琳看到罗宾来了说:“那东西我们真的不要吗?”

罗宾笑着说:“你看到了啊,很可惜呢!算了,反正也不好带回去啊”

“好吧,也有道理”

不过,芙琳还是很疑惑,好端端的大家跑什么呀?那东西的价值至少10亿啊!!!

…………………………………………………………

靠近海岸的巨大森林里,因为担心后面扛着‘大炮’的空岛人追上来,大家还在拼命地逃跑中,好吧,除了两位依旧悠闲的小姐之外……

乌索普一边逃跑一边问最后面观察情况的山治:“怎么样??有没有追来啊??”

看不到人影的山治高兴地回答:“他们好像放弃了呢~连影子都看不到了~”

“是吗?太好了……”乌索普一下子松了一口气,但还是不敢放慢脚步,“不过,真是被那个巨型大炮给吓得半死。到底之前都把那东西藏在什么地方啊??”

“大炮???”芙琳更加疑惑地看着乌索普。

“那个啊,那些战士们扛着的巨大的家伙……”

芙琳惊呆了,她终于明白大家为什么要跑了“啊,那个其实是……”

“不管是什么,我们拿到这些黄金就行了,我们要成有钱人了”娜美冒着星星眼说道。

看着他们一脸兴奋的样子,芙琳非常无奈:唉,算了,还是不要打击他们了。

…………………………………………………………

黄金梅丽号在白茫茫的云海上开过,右侧则是开着一艘很酷的、鸣着喇叭的贝船的柯妮丝和大叔,他们两人正在带着路飞他们去云之尽头,那个离开空岛的地方。船的正前方,是一座对称的豪华建筑,房屋的正中央则是一个超级大的拱门,而且建筑后层层叠叠的白云处,还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彩虹弯在那里。

“大家,看到了!!!”柯妮丝大声地对聚集在黄金梅丽号上船头的人说:“那就是云之尽头!!”

“唉~~就在那里下去吗?”坐在船长特等席上的路飞兴奋地看着那道拱门,随即立刻不舍地趴在羊头上摆出苦瓜脸,“我们就要回到青海了……”

“确实就是这样,”山治咬着烟看着周围白茫茫的云海,“说下去就下去还真是有点恋恋不舍呢……”

坐在船头附近的栏杆处,索隆同样看着外面说:“要和这里说再见了呢~”

娜美笑着看着前面越来越近的拱门说:“在那里会不会有一条云路直通青海呢~~真期待~~~”

黄金梅丽号靠近拱门之后,大叔和柯妮丝把他们的船停在门外的堤岸之后,就在拱门前长长的岸上追着黄金梅丽号跑。

“那么,大伙,不好意思了!!”大叔一边跑一边对船上的人喊:“我们就送到这里了!!!”

“大家多多保重啊!!!”柯妮丝挥舞着双手,云狐丝丝也在一边蹦蹦跳跳的。

“谢谢你们来送我们!!!”娜美也朝着他们挥舞着双手。山治则冒着心形在一边大喊:“柯妮丝小姐也要保重啊~~~~”

路飞坐在船头上看着柯妮丝他们:“想感激都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哪里。真正该说感谢的是我们。”柯妮丝满含感激和不舍地说:“我们一定不会忘记你们的!”

路飞大声地告别到:“柯妮丝、老伯还有小白(云狐)都要保重啊!!!”

看到拱门越来越近,大叔提醒道:“那么请你们快收起帆并紧紧抓住船身吧,”

“好,我们快照老伯的话去做!”乌索普立刻大声地对路飞他们说:“这可是7000米的坡道啊,快行动!!!”

“啾!!!!!!”忽然一阵奇怪的鸟声传来过来,大家疑惑地看过去,发现原来被他们带上来的那只指南鸟正在吊着眼睛怒气冲冲地歪着脖子飞了过来,并一头撞上呆在那里的路飞之后不断地大叫着。“‘你们不要忘了我!!!’”乔巴解释道:“它是这样说的……”

帆收起来之后,娜美给路飞看手腕上的记录指针,“那么,船长。下一个岛的记录也清楚可见了~~”

“嗯!!对啊!!!”路飞兴奋地看着船慢慢穿过拱门,慢慢地驶向门的另一头,“从这儿下去之后就要开始新的冒险了!!大伙们,我们回青海去了!!!”

“哦!!”

梅利号彻底穿过拱门之后,就顺着拱门连着的那条长长的云路滑下去。迅速滑落的黄金梅丽号让船上的人都没空看外面的到底是什么景象。

同样走到拱门另一边的柯妮丝对着黄金梅丽号上的人大喊:“大伙!你们正在下落中,小心啊!!!!!”

“下落中……”满脸轻松的大家回过头疑惑地看着柯妮丝。忽然黄金梅丽号一个飞跃,潇洒地飞离了原本的云路,直直地往前飞了一段距离之后在垂直地往下掉。忽如起来的突变让大家吓得眼珠子都掉了出来,除了芙琳……

“哈嗦!!!!”大叔和柯妮丝高举着双手笑眯眯地看着他们掉下去之后,柯妮丝就拿出一个哨子一吹:“要放了哦,空岛特产——章鱼巴隆!”

因为极速下降而飞起来的大伙把掉出来的眼珠子收回去之后,就看到一边的白云里飞出了一只异常巨大的章鱼,并且章鱼的八条触手还开始把黄金梅丽号包裹在里面。

还没理清是什么回事,极速下降的黄金梅丽号忽然瞬间减速,开始慢悠悠地往下降落浮在空中的大家则狠狠地砸在了黄金梅丽号的甲板上,一时还没有回过神来。而那只在黄金梅丽号正上方牢牢抓住船的章鱼则脑袋变得像热气球一样,六只出手气球牢牢地包裹着黄金梅丽号,剩下两只无所事事地飘飘忽忽的,看来这就是让他们回到青海的特殊交通工具了。

“什么什么……”路飞摸着脑袋起来之后看到那只章鱼,瞬间跳到船舷上看着上面,“你们快看,这个好厉害啊~~好有趣~~~”

“忘了告诉你们了,空岛的下落方式是采用热气球的原理”芙琳淡定的说道

“啊……”还趴在地上回不过神的乌索普哆哆嗦嗦地说:“我…我…还以为已经到那个世界去了……”

“铛……铛……”这时在他们上方的空岛传来黄金钟美妙的歌声,连续不断的敲击表示着空岛人们对他们的送别,传达着岛上人们对他们的恩人的不舍和思念。

船上的大家满脸笑意地抬头看着上面,静静地聆听着优美得无法用言语描绘的旋律,感受着钟声传达的感激和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