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亲爱的书友,请 登录/注册
热门搜索:

第五十回 顽皮少年学断案 为民除害黎庶欢
作者:星汉灿烂876 | 时间:2021-07-22 12:00 | 字数:2934 字

1

刘縯听从母亲樊娴都的吩咐,在家里乖乖地呆了没有几天,就又恢复了游玩的天性,有些坐不住了。

一天,刘縯悄悄地叫来两个弟弟刘仲、刘秀,给他们商议道:

“老二,老三啊,你们不觉得这些日子过得有些腻烦吗?我们整天读书,读得实在有些无聊吗?我可真是要闷死了哦!

我们不如这样吧,趁着爹爹今天下乡,体察民情去了,娘亲也与妹妹们上街购物的好机会,我们来玩一些游戏如何呢?”刘縯向两个弟弟提议道。

“玩什么游戏啊?大哥,莫不是又玩你津津乐道的那些战争游戏吗?我可不喜欢你打我杀的战争游戏!”

二弟刘仲首先提出了自己的反对意见。

“就是!就是!大哥啊,你一天到晚,只知道玩那些打打杀杀的游戏,有什么意思啊!你就不知道厌烦吗?一将功成万骨枯。战争只有破坏,只有毁灭,只有屠戮,实在是无趣极了!它又不能够当饭吃,也不会创造什么新的有益有趣的东西!”

刘秀也公开表示反对道。刘秀生性文静,对大哥刘縯喜欢的那些行军布阵的战争游戏,一点也没有兴趣。

“看你们把大哥想的,跟一个小孩子似的。难道大哥是那种只知道打打杀杀的莽夫吗?我们今天玩的,不是你们所说的什么战争游戏啊!

我们今天去玩点新鲜的刺激的东西,去玩点真的,过瘾的!

你们不是经常看见,爹爹威风凛凛地在县衙审案吗?我们也学学爹爹的样子办案啊!

说不定,你们长大后,也能够像爹爹那样做官判案,还能够派上大用场呢!”刘縯一本正经地提议兄弟俩道。

“好!好!好!大哥,我们都听你的,我们来玩玩吧!我最喜欢看爹爹审案了!”刘秀欢呼雀跃,立即来了劲,当即表示同意。

“我不干!我不干!大哥总是叫我去扮演坏人!谁喜欢坏人呢?谁愿意饰演坏人呢?这不公平!大哥,请问你愿意吗?”刘仲提出了自己的抗议。

“二弟,你不要担心!这次,大哥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再扮演什么坏人恶人的。近段时间,南顿城里发生了几件盗窃案件,我们来玩点破案游戏,好不好啊?

我们是去玩真的啊!是去除暴安良,伸张正义,抓真正的坏人盗贼啊!

我们就像爹爹平时巡查那样,带领衙役上街去巡视,明察暗访,维护街市安宁,保卫人间和平!抓获盗贼分子,擒获为非作歹之人,为民伸张正义!

等会,我去把刘安哥也叫上,叫他来给我们兄弟壮壮声威!

要是遇上了什么真正的麻烦,还有刘安哥罩着我们兄弟呢!

快,二弟,你去叫刘安哥穿上他的那套衙役的服装,和我们一同前去办案去!”

刘縯威风凛凛地对弟弟们发出自己的命令,仿佛他刘縯已经是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将军了。

“叫刘安哥穿上衙役的服装去干什么呢?今天,刘安哥又不是和爹爹一道,上衙门去执行公务啊!”

刘秀、刘仲也来了兴趣,急忙向大哥刘縯提出自己的疑问道。

“山人自有妙计!我们也一道去化化妆吧,便于我们的行动呢!

老二,你叫完刘安哥以后,就到我们的衣柜里,去找几套旧衣服出来!

快点,弟弟们!听我的指挥!不得违令!”刘縯像个大元帅一样,再次威严地发出命令。

三兄弟都兴奋了起来,立即依计行事。

2

“大哥啊,我们几个人,鬼鬼祟祟地躲在街边这个角落里,究竟是准备干什么啊?我们怎么倒像街上哪些小偷混混似的!”

刘仲久久地躲在街市角落里,实在有些无聊,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就小声地向大哥刘縯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二弟,你小点声!我们要审案子,当然首先就要抓住坏人啊!没有坏人,怎么审案呢?

文叔三弟,你和刘安哥躲到街市的那边去!看我的手势以后,你们再行动,以免打草惊蛇。

听到我的指令以后,我们就立即上前去抓人!”刘縯再次发出自己的指示道。

“嘿,二弟,你的那边可要注意了!注意!注意!给我看住那边那个,使劲朝人群里钻的,瘦高身材的浑小子!”刘縯小声地提示着刘仲。

“大哥,我可没有看出那个东游西逛的家伙,有什么异常啊!他一切都显得很正常啊!他使劲地往人群里钻,不过是想看看热闹罢了啊!”

刘仲不解地说刘縯道。

“兄弟,注意看着他的手往哪里去!”刘縯提醒弟弟刘仲注意观察的要领。

“好的!大哥!哎呀!大哥!他的手怎么会伸进了别人的衣袋里呢!”刘仲的话还未说完,刘縯已经向刘安,刘秀两人挥了挥手,率领两人飞快地冲了过去。

刘仲也急急忙忙地小跑着,紧跟着大哥刘縯,小弟刘秀和刘安,猛地突了上去。

3

南顿县衙内外,围了一大群无事可干,住在附近街市上的看热闹的百姓。

只见大堂案台下中间的地方,跪着两个人。左边的那位,是一个身体矮壮而又结实的中年人;右边的那位,是一个瘦高身材的年青人。

刘縯穿着父亲的官服,神气活现地坐在父亲审案的太师椅上。

他用头巾蒙住了脸的大部,只露出自己的两只眼睛,并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用低沉的声音,询问着原告和被告两人。

堂下围观的百姓们都有些诧异,纷纷猜测县太爷刘钦今天会不会是有病在身。不然,县太爷怎么会用头巾,蒙住了脸的大部呢?

刘安穿着衙役的服装站在台下。刘仲混在人群里看着热闹。刘秀躲在大哥身前的案台底下,不时地与人群中的二哥刘舯递着眼色。

“好!现在本官审案正式开始!”刘縯尽力压住自己有些稚嫩的声音,模仿着父亲平日说话的腔调与语气,神气活现地发出号令。

“被告人!原告人!分别呈报上你们的姓名,职业,家庭住址。”刘縯拍了拍惊堂木,有模有样地吩咐道。

4

“老爷,小人是原告李散人。小人是一个老老实实的油匠,平生以榨油为生。小人家住南顿城正街的猪牛市附近,牛家老幺隔壁的小巷子里。

今天小人本想到集市上去,买点好豆子菜籽回家榨油。走到大街上,我看见有人在卖艺,小人一时好奇,就想去看看热闹。

小人突然听见身边有人大声吆喝,这才发觉自己身上带的一千钱不见了。

小人猜测,肯定是被旁边的贼人偷取去了。于是小人猜测,贼人一定是使劲向我身边挤的那个张麻子。

张麻子这人我早就认识,平时他就有些手脚不干净,名声不好。

小人向他讨还,他还反说小人诬告他,并与小人扭打在一起!众位街坊邻居都看见了这件事情的发生,他们都应该非常清楚这件事情。

望大人与小人做主,惩罚恶人,伸张正义,归还小人活命的钱!

大人啊,小人平时就靠这点本钱,做点小本生意,维持一家人的生计!请大人可怜可怜我们这些小本经营的穷苦百姓!”

那个身体结实的中年人李散人,战战兢兢地向县太爷哀述道。

“大人,小人冤枉啊!常言道:拿贼拿赃,捉奸捉双!

小人名叫张码,人称张麻子,家住南顿街骡马市隔壁宽巷子。

虽然小人没有什么正事可做,但也是大人治下的一个良民,从不干什么偷鸡摸狗,违法乱纪之事!

今天,小人被李散人这个老家伙无缘无故地拉住纠缠,并诬陷小人偷窃他的钱财,实在是晦气得很!

小人我还没有成家,这不是凭空污人清白吗?要是小人因为此事说不上媳妇,我可要拿李散人这个老家伙试问。

大人啊,你一定要为小民做主,伸张正义,还小人一个清白之身!

不然的话,街坊邻居听说这事以后,风言风语传开去,不是会损害小民的名声,耽误小民的终身大事吗?

小民相信大人明察秋毫,希望大人尽快地查清真相,并叫李散人这个老东西,赔偿小人的荣誉损失!”

那个叫张麻子的瘦高身材的年轻人似乎是有恃无恐。他振振有词地为自己辩解道。

“嗯,你们两位,都说得十分在理!本官一向公正廉明,自会依法秉公处理,还你们一个公道的!

刘安啊,你先搜搜他们的身子,看看有什么线索没有!你好好给本大人看看,能不能找出,贼赃究竟在他们哪个人的身上。”刘縯吩咐刘安道。

“禀告大人!小人一无所获,没有在他们身上,搜检到那一千钱的踪影!”

刘安麻利地在两人身上搜索完毕,然后迅速地回答刘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