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亲爱的书友,请 登录/注册
热门搜索:

第三十章  你会武功?
作者:忽雨落 | 时间:2021-07-21 23:34 | 字数:4062 字

苏莜沐点头,“当然会。”前世时,她知道王元延最喜欢玩蹴鞠,因此特意去学的,只是此时的心境不比前世,前世是为了讨好,而今生……是为了报复。

王元延嘴角的弧度在渐渐扩大,眼眸里带着一抹惊喜,“莜沐,你果然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子。”很何他的口味,他一直就有一个想法,如果今生能有一个女子能跟他拥有一样的共同爱好,那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就如风和草的,它们的配合永远都是那么默契,风一吹,草就懂(动)了。

苏莜沐装低头低低呢喃,“我很普通,很平凡,一直以来都是如此……”只是,现在的你没认真读懂我罢了。

这句话说的深奥,好似在说给前世的苏莜沐听,又似在说给现在的自己听。活了一世的她明白一个道理:友情是高山流水遇知音的默契,爱情是曾经沧海难为水的眷恋,亲情是白头老母遮门啼的不舍。

前世她好强,什么事情都要一争高下,尤其是在王元延面前,总想在他面前表现最好的自己,可到头来,过分的自信让她输得一败涂地,失去所有。

两人并肩走出食堂,前脚刚出门,王元泽后脚进入食堂,视线在熙熙攘攘的食堂里扫了一圈,眼里划过一抹深深的失落,苏莜沐不再书阁里看书,也不再食堂里吃饭,那她去了哪里?

身边走过几个同学,王元泽没太在意,漫无目的的往外走,心里顿感空荡荡的。

“三皇子在校场里玩蹴鞠呢,我们去看看。”

“三皇子好帅啊,比太子殿下还要好看上三分,上两天他都上了学院美男排行榜第一名了。”

“如果三皇子能转头看我一眼,我都感觉此生死而无憾了……”

身边经过几个八卦的女生,嘴里说着王元延的八卦,王元泽只当一直耳朵进一只耳朵出,脚步跟上前的人,朝着校场的方向而去。

王元延已经换了一身运动装,将头发挽起,用发簪固定,飘逸的红色丝带随风飘动着,留下额前的几缕碎发在脸颊调皮的飞舞着。

王元延打量着面前的苏莜沐,肉嘟嘟的脸蛋透着几分稚气,一双乌黑的眸子里是不同与年龄的沉稳,好似看透沧海桑田。

王元延扬了扬手里的球,对苏莜沐笑道:“我们开始吧,就我们两个人的蹴鞠。”说完将手里的球往天空一抛,身形一起,腾空翻了个跟斗,将球踢出去老远。

苏莜沐眯了眯双眼,看来王元延这是要跟她一较高低的意思了,放马过来吧,谁怕谁呢!

苏莜沐往后后退两步,抬头看来眼半空的球,在心里算准了球的落点位置,快速往目的地跑去。

王元延双手环胸站在原地,看着在校场里奔跑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苏莜沐,他的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他很有自信,以苏莜沐这种没什么武功底子的弱女子,是接不到球的。

苏莜沐之所以采用快跑,就是不想让王元延看出她的武功底子,看清她出手的套路,如果绝招都放在开始,那接下来的比赛就没什么意义了。

此时校场周围已经围满了人,多数人都是王元延的粉丝,上两天也不知道是谁太过无聊,评选了书院里的第一美男子,将十几张美男画像贴在学院的公告栏上,可以在喜欢的选手图像上贴一朵红色的小花,很明显王元延名列前茅,成了骊山书院第一美男子。

而第一美女也在火热评选中,只是当所有人在校场看到苏莜沐的出彩表现后,瞬间所有人都眼前一亮。

苏莜沐抬头,球正好从天空落下,她目测一下距离,后退一步,抬脚一扫,原本俯冲而下的球瞬间转了一个方向,朝王元延的胯下直飞而去。

原本站在原地淡定如厮的王元延瞬间变了脸色,不可置信的打量苏莜沐一眼,下意识的合并双腿,不让那颗球从自己的胯下飞进球门。

就在离他大腿还有五步的距离,球居然奇迹般的转了个弯,绕过他朝球门飞起,漂亮的进门,全场欢呼。

王元延转头,就见面前的苏莜沐对着他露出一个抱歉的笑,“三皇子,承让了。”

就在刚刚他并拢双腿,原本在二十步开外的苏莜沐出现在他的五步处,抬腿再次给球加了力,那球果然很听话,华丽丽的在他面前拐了个弯飞进球门里,一切发生的太快,快到他都来不及有下意识的反应。

王元泽停下脚步,听着校场里欢呼雀跃声,茫然的抬头张望,瞬间,他就被校场里那抹娇小的身影吸引住,虽然换了声运动装,王元泽一眼就能认出,那个人就是苏莜沐。

王元泽一笑,原来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的莜沐居然在校场里玩蹴鞠。只是,这两个人的蹴鞠有什么意思,一定人多才好玩。

王元泽费力的挤出人群,朝苏莜沐跑去,一边跑,一边挥手道:“莜儿……”

苏莜沐与王元延同时转头望去,就见王元泽笑容满面的朝着他们的方向跑了过来,“三弟,莜儿,有好玩的怎么不叫上我?我也要玩球。”

王元延明眸流转笑道:“皇兄来的正好,两个人玩蹴鞠的确没什么意思,我们各选五个队友,来一场联谊赛如何?”

单打独斗不占上风,这下就想着闹联谊群赛,毕竟队员们的配合很重要,王元延这个蹴鞠老手早占了上风。

王元泽侧头看向苏莜沐征询她的意见,苏莜沐点点头,表示自己没有问题,现在她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若说此刻不想比赛了,估计会被王元延掐死的。

王元延扬唇一笑,一挥手,几个会蹴鞠的人便站在他面前排成一长排,大有“任君挑选”的意思。

苏莜沐扫了几人一眼,拉了拉王元泽的衣袖道:“我要站在左后面的那三个人。”原因无他,就是感觉那三人目光正直,看上起顺眼而已。

王元泽点点头,照苏莜沐的意思选了那三个人,人员选定后,王元延就用剩下的四个人,两组队友的手臂上绑上不同颜色的带子,方便辨认。

王元延给他的组员开了个小会,分配队员如何看守球门,以及防止苏莜沐那一组传球过来。

而王元泽这一组明显没有什么严谨的纪律,几个组员看起来也是懒洋洋的,苏莜沐成了他们这一组唯一的一朵娇花。

苏莜沐也没是可说的,为了提高他们这一组临时队员的积极性,苏莜沐用胳膊肘撞了撞王元泽的胳膊道:“如果我们侥幸赢了比赛,你请大家一起去一品居吃饭怎么样?”谁让她是穷人一个,只好让身边这位太子也出点血了,皇子的月零花钱应该够请一顿饭的吧?

王元泽点点头,看向苏莜沐道:“当然好,只要你们帮莜儿赢了这场比赛,请大家吃饭,另外给你们一人十两银子作为报酬。”

听到有报酬,几个人意兴阑珊的人瞬间双眸大亮,一人十两银子啊,对于一个月零花钱只有两三两银子的普通人家来说,十两银子外加一顿豪餐果然是个很大的诱惑,加上太子殿下一字千金,他们绝不担心他会食言。

比赛一开始,苏莜沐这一组就被王元延那组严谨给逼到死角,他们的球无聊怎么传,都飞不出半片天空,加上王元延身经百战,很快就打开一条杀路,将球场形势逆转,足下的球也非常听话的跟着他的叫走,连进三球。

苏莜沐朝王元泽使了个眼色,两人默契十足的点头。由她当守门人,将王元延拦在球门之外,几经纠缠,王元延的球就是进不得分毫。王元泽趁机将球劫走,一马当先的冲向对方的球门。

王元延暗叫一声糟糕,转身朝王元泽追去,苏莜沐抬手拉住王元延的胳膊,脚一横,急切的王元延一个猝不及防被绊倒在地,苏莜沐对着他吐吐舌头,带着一丝狡黠与可爱。

王元延暗恼的站起身,此时球场上气氛高涨,一阵欢呼声响彻云霄,是王元泽非常幸运的连进两球。

王元延冷笑的看向苏莜沐,以为绊住他就能取胜,也太天真了。

苏莜沐被王元延嘴角的笑给冻到,冷不丁的打了个哆嗦。

接着裁判将球放在两组队员中间,经过热血一战,双方的球员瞬间热情暴涨,只待裁判一声哨响,众人一窝蜂的朝着球扑去,场面瞬间混乱,原本的抢球瞬间演变成足尖战,只要没用手去抓球就不算犯规,因此场面时分混乱。

苏莜沐眼快的看到球滚动的轨迹,绕过混乱抢到球,面前一片黑影笼罩,是王元延追到面前,张开双臂,如一只利鹰做出攻击姿态。

苏莜沐的右眼皮跳了跳,临危不惧的看了面前一脸煞气的王元延一眼,朝不远处的王元泽喊道:“晴天,接球!”说完抬脚用力一踢,将面前的球踹飞到天上。

王元泽应了一声,寻声朝苏莜沐的方向看去,就见她正和王元延大眼瞪小眼,不解的问:“球呢?”他好像没看到球影。

苏莜沐抬头看了眼白云漂浮的天空,尴尬的笑了笑道:“去天上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待会注意一下。”

王元泽满头黑线,抬头看了眼天上的浮云,一脸的疑惑,这是多大的力气,才把球给踹没影了?

王元延有些哭笑不得的看向苏莜沐,上前一步,贴着她的耳朵,嗅到对方身上的汗香,这才说道:“你会武功?”

苏莜沐眨眨眼,有些好笑的看向王元延,“三皇子,你在说什么呢?”

王元延盯着苏莜沐的眼睛,好笑的说:“如果你不会武功,那你是怎么把球给踢没影的?”

就在这时,听到校场里一声尖叫,所有人都散开,冲天而落的球风驰电掣的穿过空气,在地面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滚入球门。

苏莜沐跳了起来鼓掌道:“神来之笔,真是好厉害!”

王元延抽了抽嘴角,见过自恋的,就没见过如苏莜沐这般不要脸的自夸。

王元泽隔着半个校场朝苏莜沐喊道:“莜儿,你好棒!”

王元延的脸瞬间一黑,现在已经打成平手,在这样下去,王元泽就要翻身了。

见王元延朝王元泽跑去,苏莜沐暗叫一声糟糕,朝着王元延追去,而此刻的王元泽并不知道危险降临,顺利的又踢进去两球。

突然,脚腕被猛烈的撞击了一下,整个人腾空重重落地,发出一声闷响,抬眸看去,就见王元延站在他身后一脸阴沉。

苏莜沐急忙跑去扶起王元泽,关心的问道:“晴天,你还好吗?”

王元泽感觉脚腕隐隐作痛,忍着疼微笑着摇摇头,看到苏莜沐如此关心自己,真的好开心。

苏莜沐转头瞪向始作俑者的王元延,对方倒像个没事人一般,优雅的站在那,对苏莜沐露出一个狡猾的笑,似在说:战场无兄弟,谁让他站在我的对立面,成了我的绊脚石。

苏莜沐莫名感觉脊背发凉,仿佛回到前世,身在水深火热之中。

“莜儿,你怎么了?”王元泽握着苏莜沐的手,感觉到手心传来的微凉,他的心也跟着紧张。

苏莜沐摇摇头,再次看向王元延的方向,对方已经冲入队伍将球夺了回去,并一马当先的朝球门跑去。

苏莜沐暗叫一声糟糕,松开王元泽的手,回到自己的岗位张开双臂拦住王元延的去路。

王元泽眨眨眼,莫名感觉手一空,面前已不见苏莜沐的身影,他转头,就见苏莜沐紧抿双唇,倔强的张开双臂挡在王元延面前,不让对方的球进入自家球门,她要守护她的球队,不让王元延得逞。

王元泽望着苏莜沐倔强的身影,迈动脚步往前走,脚腕处的疼痛令他的脚步逐渐放慢,最后选择站在原地注视前方,心里呐喊道:莜儿,加油!

王元延踩着球,看着面前一脸倔强的苏莜沐,原本畅通无阻的道路因为她的出场而多了一份趣味,他早已猜到,苏莜沐会这么做,这个丫头还真是深藏不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