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亲爱的书友,请 登录/注册
热门搜索:

第368章  承影剑
作者:妙妙酱丷 | 时间:2022-11-30 23:10 | 字数:2131 字

刘一舟急忙说道:“宁先生此行救了我武协这么多人,小人哪里还敢索要好处?怎么还会谈什么条件?”

宁尘皱眉,一旁吴开山干咳两声:“刘老,宁先生不喜欠人人情,既然已经开口了,你不要藏着掖着,直说便是!”

刘一舟神色一僵,旋即点头,宁尘虽然看上去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大学生,却是仙人一般的强者,与这种人相处自然不需要虚与委蛇。

于是,刘一舟直接道:“宁先生,实不相瞒,侠魁前辈杳无音信已有数年之久,在下想求宁先生帮忙打探侠魁前辈下落。”

“若能寻得,武协另有重谢!”

宁尘沉默了一会儿,要是火莲子到手,他就可以炼制恢复伤势的丹药了,而等他实力恢复之后,要找一个侠魁还不简单吗?

当即他掏了掏耳朵,低声说道:“你们要是能帮我找到火莲子,我可以帮忙,若他还活着我便将他平安的带回来……若是死了,我也可帮武协培养出第二个侠魁,这样,你可满意?”

刘一舟眼中精光迸射,当即点头表示赞同。

宁尘也微微点头,算是与武协达成协议。

见两人相谈融洽,吴开山脸上也露出笑容,抬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刘老,宁先生,今日天露一事也算是功德圆满,我做东请二位吃个便饭,二位可务必赏脸……”

吴开山话还没说完,宁尘的手机便响了起来,宁尘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示意两人之后说道:“不好意思,两位,我还有事,先走了。”

吴开山只能讪笑点头,刘一舟脸上也露出明显惋惜之色,却也无可奈何。

宁尘当即作别两人,离开之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电话是许舒颜打来的,上次紫姬因她身负重伤,差点丧命,他完全没心思再理会许家。

然而,电话却一个接一个的打来,宁尘深深皱眉,有些不胜其烦,索性直接关机。

这女人,太没脑子了。

还是得保持一定的距离,然后逐渐的形同陌路,这样大家都舒服!

宁尘回到玫瑰园,紫姬出门相迎。

紫姬终于换下了那身合服,穿上了一身居家长裙,显得亭亭玉立,宁尘也不由眼睛一亮,微微点头:“比之前好多了。”

紫姬面露笑颜,躬身点头:“主人辛苦了,我去帮您做饭,今天您想吃什么?”

“不用了,待会儿饿了,我自己下厨。”

宁尘摆手拒绝,进门之后直接去了后院,盘膝坐在灵眼之上,掏出铜瓶补充灵力。

今日张焕水搏命一击,他看似风轻云淡挡下实际上消耗了不好灵力,需要及时补充。

两天两夜之后,宁尘才将损耗的灵力及时补充回来。

手机开机,许舒颜的电话没再打来,宁尘来到客厅,却见郑文龙整坐在沙发上出神,手中捏着还未点燃的香烟,头发乱如草窝,眼中布满血丝,整个人憔悴了不少。

“小郑,找我有事?”

宁尘挑眉,开口问道。

“宁大师,不好意思打搅了您的闭关。”

郑文龙见宁尘出来,露出一个苦涩笑容,有气无力道。

宁尘随意瞟了一眼手机,果然见到郑文龙的未接来电:“你找我有事?”

郑文龙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盯着宁尘,道:“宁先生,我的确有事相求,您若能出手相助,我愿献上我全部身家!”

宁尘皱眉开口:“你还是先说说事情。”

看得出来,郑文龙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不然不会求到自己头上,郑文龙作为青州武协的一把手,虽不是商贾之家家底不定丰厚,只是这些对于如今的宁尘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但眼见铁铮铮的汉子如今不似人样的惨状,宁尘还是决定耐心听听事情始末。

郑文龙点头,将事情来龙去脉娓娓道来。

原来,半个月是青州历史博物馆一年一度对外开放展览的日子。

青州历史博物馆之中存放的可都是历史文物,不仅价值连城而且具有重大历史意义和价值,正是因此,武协特派出郑文龙带回,武协一众高手亲自上阵,保护文物安全。

却没想到,一件历史文物却在展出的第二天失窃了,整个青州也因此陷入戒严状态。

如今已有将近半月时间。

宁尘微微皱眉:“一周多的时间,说不定那文物现在已经不在青州市内了……”

郑文龙听到这话,却忍不住捏紧了拳头:“宁先生,原本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但案发后三天,所有嫌疑人接受调查期间,博物馆中发生命案,数个武协成员死在巡查过程中,凶器正是丢失的文物承影剑无疑!”

宁尘脸上也露出一丝意外之色,博物馆失窃的文物竟然是华夏历史名剑排行榜上,榜上有名的名剑——承影剑!

郑文龙说着拿出一个档案袋放在宁尘面前,又从怀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照片递给宁尘道:“宁先生,这事承影剑的照片,还有案件现场的一些资料,请您过目!”

宁尘目光落在那承影剑照片上,面露惊容。

宁尘对于华夏历史没有多少研究,只知承影剑乃是上古三大名剑之一,颇有些名气,如今的宁尘小南天修仙千载归来,眼力自然不俗,承影剑乃是一件货真价实的灵器!

要知道,灵器可引动天地灵气为己用,乃是法器和法宝之上的存在,对炼器者要求同样甚高,至少要达到先天期的强者方可锻造出来!

一时间,宁尘心中掀起巨浪,难不成华夏古时也有修仙者存在?

将面前档案袋推开,宁尘直接起身:“走,我们直接去现场看看。”

郑文龙眼中精光一闪,马上起身:“好!宁先生随我来!”

只是,刚刚走出房间,郑文龙便是脸色一变,面露迟疑之色。

宁尘扭头疑惑开口:“怎么?小郑,你还有什么隐情没说清楚吗?”

郑文龙苦涩一笑,说道:“宁先生,其实也没什么。三天前,我久查此案毫无头绪不说,还导致数名队员死于承影剑之下,现在已经被武协降级制裁,现在青州武协的会长已经换人了,承影剑的案子现在已经与我无关了……”

宁尘哑然。

郑文龙却红着眼睛说道:“只是,我青州武协那么多兄弟不能白死,宁先生,我无能啊……所以求你……”

说道这里,郑文龙近两米的壮汉湿了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