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亲爱的书友,请 登录/注册
热门搜索:

第543章 婚礼上的异常
作者:未知之手 | 时间:2024-06-11 02:14 | 字数:3585 字

“兰柯佩尔先生!!!”

这时,人群中,传来熟悉的声音,和熟悉的气息。

“哈哈,我的阿米娅殿下!!”

兰柯佩尔一把将跑过来的阿米娅抱在怀里,在空中转了几个圈才将她放下,说道:

“你也来啦?”

这一次阿米娅没有穿罗德岛的制服,而是私服,戴着一定小小的方格帽,棕色的风衣,看着像是维多利亚小说中的大侦探。

“当然,奥金涅茨先生也邀请了我,本来还想把博士也拉来的,但是他这回儿在和凯尔希医生开会呢。”

阿米娅微笑着对兰柯佩尔说道,每每看到阿米娅的微笑,总是能从内心感到一种治愈般的轻松感。

……

很快,婚礼就开始了。

奥金涅茨和卡列尼斯科娅在众人的掌声中走向前台,卡列尼斯科娅长得真的很美,光是从眼眸中看,那如水的温柔就能完全体现。

能找到这么好的妻子,兰柯佩尔也由衷为奥金涅茨感到高兴——当然,看到奥金涅茨最后那甚至称得上畏畏缩缩的接吻,自己还是不禁一笑出声。

“领袖。”

突然间,自己的身后又传来了一个同样熟悉的男声,自己转身,发现是萨沙朝自己大步走了过来。

“萨沙?”

兰柯佩尔本来想笑着和萨沙打个招呼的,但是走近后兰柯佩尔发现,萨沙的神色很不对劲,非常警戒和严肃。

“怎么了?哪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见此,兰柯佩尔也正色起来,语气稳定地说道。

“有些不对劲。”

萨沙上前,对兰柯佩尔说道:

“我无意间得知,奥金涅茨先生在全城的各处花店都有采买,而且基本上是一整个店铺的承包下来,应该有十几家,而且基本都是比较大的花店。”

“虽然各家花店对于奥金涅茨先生的大规模采买并不知情,大家也没有坐地起价,但是按照这个规格来算……”

“会是一笔巨额的债务。”

萨沙对自己说道,他还不知道奥金涅茨还定制了一套价格极其高昂的饰品,比所有的花加起来的价格都要贵。

“我明白。”

兰柯佩尔点了点头,新切尔诺伯格总共大大小小有几十家花店,而承包十几家花店的所有鲜花已经是个相当夸张的数量了。

可……奥金涅茨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

“……我是很了解奥金涅茨的,领袖。”

这时,一旁的维斯也凑上前,对自己说道:

“他的确有时候是个冲动的乌萨斯汉子,也经常会有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但最后往往都会冷静下来,做出理智的判断。”

“以我对他的了解,领袖,绝对是发生了什么事,否则奥金涅茨不可能会因一时的奢靡而影响自己之后的整个婚后生活。”

兰柯佩尔点了点头,正思考着。

……

可突然间,一阵无比熟悉的琴音出现了。

“琴声?!不是错觉!!”

兰柯佩尔的精神一下子震动了,而就在这时,自己浑身的毛孔突然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是气流,有什么气流吹过来了。

哗哗哗哗哗哗——

而几乎是同时,兰柯佩尔仰头望去,所有人仰头望去,大量的五颜六色的缤纷花朵正从城墙的中部如同落雨一样缓缓降下。

“这么多的花——?!”

数量远远超出了自己的预计,简直可以用遮天蔽日来形容,仿佛五颜六色的颜料盘砸进了水里,碎开一片流动的幻彩。

“浪不浪漫先不说,这个数量要出事的!!”

兰柯佩尔立刻就开始准备行动起来。

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单靠人力去撒,这么多花不足以构成遍布整个会场的条件。

除非依靠风坪的气流。

兰柯佩尔一下就明白了,切尔诺伯格的城墙内部有着完善的通风设施,而风坪则是以源石能驱动的风向调节导流装置。

只需要稍微改变一下风向,内部循环的通风气流就会向着会场吹出来,风力之强,足以让这么多的花朵全部飘向会场。

簌簌簌簌……

本就不算宽广的露天会场里,一时之间拢聚了花海的芬芳,醉人的气息溢满心间,花瓣和枝蕊在风中起舞,宛若鲜活的生命。

“咳咳……咳咳……”

当即,兰柯佩尔就看到一名雪怪小队的成员捂着胸口不断地咳嗽着,慢慢单膝跪地,一旁两名雪怪马上上前搀扶着她。

“花粉过敏……!!”

兰柯佩尔一下就认出了这种症状,大概率就是花粉过敏。

“——是谁在操控风坪?!”

眼看现场已经一片混乱,兰柯佩尔马上就开始准备应对措施,可没想到接下来却发生了更加诡异的一幕:

“啊啊啊……为什么!!!为什么你能拥有这么幸福的人生!!!”

“哈哈哈!奥金涅茨你这个见色忘友的胆小鬼!在旧切尔诺伯格的搜救行动里,你为了这个女的竟然放弃了奄奄一息的战友!”

“卡列尼斯科娅!卡列尼斯科娅!你其实……你其实更爱我对吧!呜呜呜……为什么我这样的人一直得不到挚爱……”

自己麾下的铁卫们,感染者游击队们,甚至是雪怪小队们,许多人都在混乱的琴声中,或愤怒嘶吼,或痛哭流涕。

“兰柯佩尔先生——是情感——这种乐声正催化着场上所有人的情感!!!!”

身为拥有魔王的源石技艺,能够聆听和直视他人内心的阿米娅,很是不舒服地捂着自己的耳侧,语气有些震撼地对自己说道。

“得先去把风坪关掉!不能再让这么多花朵飞进会场!有些人已经开始花粉过敏了!”

兰柯佩尔当机立断,一旁的阿米娅也对自己说道:

“我能为极境先生,还有维斯先生和萨沙先生撑开一片立场,然后慢慢把这个立场扩大到整个会场,以抵消这种琴声造成的影响。”

看着已经开始施术的阿米娅,兰柯佩尔有些心疼,说道:

“辛苦你了,我会尽快解决琴声的来源。”

“维斯,极境,萨沙,现场的一些秩序就拜托你们了。”

极境和维斯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道:

“没问题,您只管去,这里就交给我们。”

萨沙没有说话,只是眼神坚定地点了点头。

“……”

兰柯佩尔一甩手,铁元素迅速形成钩锁缠绕在自己的手腕上,配合自己鬼魅般的身法,只是几个弹射就登上了城墙的出风口位置。

啪嗒。

兰柯佩尔一个侧滚翻落地,双脚的脚踝一下子淹没在花朵当中,风坪带来的强大风力正使得这些花朵不断地倾泄向婚礼现场。

而这些没有相关人员的操作配合,不可能做到。

“【血魔粗口】你们在做什么?用风坪做这种事?没有考虑过后果吗?”

兰柯佩尔一开始还很是生气——

可是等他走近后,却发现,操控风坪的那些人员们,一个个痛哭流涕地扳着操纵杆,或躺在花海里挣扎着。

“沉浸在参与感和自我感动中无法自拔了……吗?”

这些操控风坪的人中甚至还有一些罗德岛来的干员们做帮手,兰柯佩尔……他无法责怪这些受琴声影响而变得不正常的人。

……

琴声,仍在传来,比之前更近,更加清晰。

“这种琴声……我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兰柯佩尔看向地上的一束黑色郁金香,它仿佛展开了花瓣作为翅膀,花蕊变成了尖长的喙,那一只眼睛也即将睁开。

“——去你妈的。”

用手捂住了眼睛,用力甩了甩头,兰柯佩尔抖擞了一下精神,开始寻找琴声的来源。

……

悠扬的琴声似乎并不避讳自己的来处,这甚至让兰柯佩尔感到更加愤怒——它的来源就在自己的头顶上,一旁的旋梯可以直接抵达。

而那里则是一个小小的瞭望台,不过还正在建设,器械什么的都还没有布置到位。

“咳咳……”

兰柯佩尔用力咳嗽两声,先是处理了操控风坪的人员,关闭了所有风坪,便开始踏着花海往瞭望台前进。

这短短不到十米的距离,浓郁的混合花香味几乎让兰柯佩尔的鼻子失灵。

他走了上去,他感觉自己正踩在某种琴键而不是台阶上。

向上,兰柯佩尔。

向上。

……

……

~~~

“这里的确有着最美丽的夕阳呢……还有着一位对自己的妻子满怀炽热的爱的痴人……这该是多么浓烈的爱,促成一片闪耀的花海。”

瞭望台上,黑冕的萨科塔女性,指尖流泻下日光的碎影,琴声缓缓止歇,仿佛云朵盖了上来,一朵黑色的玫瑰乘着上升气流,停落在她的琴弓上。

“多么动人的旋律啊,你说对吧?兰柯佩尔先生。”

她转身,她看见了兰柯佩尔,而兰柯佩尔也得以看见她的全貌——

黑色的长发已经超过她的腰间,黑色的眼瞳中映照出金色的菱形,浑身上下的色调为黑白穿插,那把琴的造型更是前所未见。

她头顶的光环,反射不出多少光芒,像是一圈冷硬的黑色礁石碎片,但兰柯佩尔能感受到,那光环正散发着某种挣扎和恸号的声音。

兰柯佩尔从未见过这样的萨科塔人。

但是这并不重要。

“你带来混乱,我需要一个解释。”

兰柯佩尔走上前,没有说太多,气息甚至都没有多少变化。

“哎呀,看到一个内心充满爱意的男人,犹犹豫豫的样子,总让人忍不住想帮他一把呀。”

黑冕的萨科塔女性神情甚至带着一丝天然的妩媚,她看着自己的眼睛,说道:

“这些,其实都是他自己的想法,他内心有巨人正在无数的丝线中挣扎,而我则用我的琴声将这些线给割断罢了。”

“于是,他做出了最符合自己内心的决断,仅此而已。”

她的言语中带着没有分毫掩饰的……理所当然。

“哦?这么说来……这一切都是你未经当事人允许,而私自做出的决定?而且你很清楚自己的琴声会带来何种后果?”

兰柯佩尔看着她,眯起眼睛,语气变得前所未有的平静。

“自然,许多人想要直面内心的爱与被爱时总是容易畏惧,而这个时候就需要一定的助力,而我愿意提供一些我力所能及的帮助。”

黑冕的萨科塔女性的语气甚至带着一丝难以品察的愉悦。

“——!!”

她根本看不清,兰柯佩尔是怎么动的。

咚!!!

瞬息之间,兰柯佩尔只是轻而易举都扼住了她的脖子,将其双脚悬空抵在城墙上,她的双手再也握不住琴。

嘭!!!

终音坠落在地,震耳欲聋。

“这么振振有词啊小姐,不仅仅非法入境新切尔诺伯格,随着自己的心意就轻易引发一场混乱,还觉得这一切是理所应当的?”

兰柯佩尔只是,眼神冰冷地,握紧了拳头。

“看我把你子宫都打得吐出来。”

“雌性杂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