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亲爱的书友,请 登录/注册
热门搜索:

第二卷  文武 3,陈仓城内
作者:酉月卯饮 | 时间:2023-09-18 15:01 | 字数:2949 字

吉利对陈仓城很熟悉,带着张任到陈仓城里的一个酒店,酒店名字很奇怪,写了三个字:“葫芦头”,张任前世在西安呆过,知道关中这块葫芦头就是猪大肠,前世不是很喜欢羊肉或者牛肉泡馍,但喜欢葫芦头泡馍,以至于到了西安,不吃一顿葫芦头泡馍就舍不得走。

吉利刚坐下就大声喊:“小二,来两碗臊子面,还有来份葫芦鸡,再来份菠菜烧豆腐!”

“兄弟,我们就不喝酒了,一则老师规定在学期内不能喝酒,二则你太小了,这里的最有名的三样吃的:葫芦鸡、臊子面和葫芦头泡馍!我怕你吃不惯葫芦头泡馍!”

“吉利大哥,实际上,我觉得我更想尝尝葫芦头泡馍!”张任很清楚臊子面就数陈仓这带最好,嗯,岐山臊子面,但有机会吃葫芦头泡馍,当然选择吃葫芦头。

“好,小二,把面换成葫芦头泡馍,泡馍直接刀切就可以了!”泡馍一般是要自己手撕的,越细越好,但是吉利要跟自己这个小学弟聊聊天,所以直接刀切得了。

“好嘞,客官稍候一下!”小二放下两碗面汤,就往后堂跑过去了

“兄弟,你真厉害啊,我们这块你是第二个九岁就进来的!”吉利很豪爽的拍了拍张任的肩膀。

张任眼睛一亮:“那第一个九岁就入学是谁?”

九岁也不容易啊,自己要是没有前世记忆,估计没有机会成为老师的弟子。

“第一个啊,就比你早几个月来,比你还小,还是个女的!”吉利两眼放光。

“噗!”张任差点把喝进嘴里的面汤吐出来:“哪家姑娘这么厉害!?”

这年头智商如此高绝的女人不少,在张任记忆中就有好多个,比如:洛神甄宓、拥有卖血族最怕的绝情技能张春华、丑女黄月英,但她们不是在世家中就是在豪商家族,不能进这里的啊!

“是蔡邕蔡伯喈家的才女,蔡伯喈听说老师在此,就来拜会了,毕竟当代最厉害的两个大儒,上次带女儿文姬姑娘来的,这小姑娘可厉害了,她说要拜老师为师。老师笑着说,你父亲是当代最厉害的大儒,还要我这?这小姑娘说,老师和她父亲是当时齐名的大儒,最厉害的两个,她若拜老师为师,就可以集两家之长,就可以超越他们!听得大家哈哈大笑,小小年纪如此不凡,女孩子家想成为儒家之巅。老师给了她机会,私下考了她一次,她太小了,她的考题我知道,就是琴艺。后来老师说她合格了,属于旁听,偶尔来一次!”

张任明白了,老师不好驳蔡邕的面,出的题目也不可能和自己一样那么尖锐,文姬琴艺是老师认可的,毕竟是蔡伯喈之女不可能长期在右扶风混,但偶尔旁听还是可以的。

“这么厉害的才女!难得啊!”张任当然知道这个姑娘就是传说中的蔡文姬,又叫昭姬。

“是啊!”吉利叹道。

“看来这是蔡郎中打算易子相教吧?”张任突然冒了这么一句,毕竟多了一辈子,看的事情多了。

“嗯,听说老师早就将独子郑恩交给了蔡邕!”吉利若有所思道。

很快,小二把葫芦头泡馍端上来

“好大一碗,够吃了!”张任看到一大碗泡馍,这哪是碗,这算是锅,至少算是脸盆,还是锅比盆大,这抵得上前一世的四、五碗了吧!幸好,这一世练武体质,饭量就大,张任不着急从怀里摸出两份调料,这一世没有辣椒,准确的说辣椒还没到中华来,张任在学武之余,带着张虎和张瑞进山,找到了几样替代品,茱萸、花椒还有芥子,还有几样植物,调到一起搞成了一种带辣味的调料,拿出一包倒进自己碗里,在吉利诧异的眼神中拿出一双自制的筷子,调均匀碗内的食物和调料,然后用筷子从碗的两边延迅速的把泡馍划进嘴里,这是吃葫芦头泡馍的标准方法,由于刚上来的泡馍极烫,沿边会凉一点。

这年代吃饭主要还是用勺子,木勺子,筷子这东西吉利没见过,还有那粉末状的是啥东西,倒进碗里,看着张任无比爽快的脸就问,“你这啥东西啊?”

“筷子,回头找个竹子我帮你做一副,这调料呢,是我们那自制的,想试试吗?给你一包,注意,开始少放一点!”张任没说是自己搞的,就说自己成长的地方有。

吉利拿起一包,打开包装,直接都倒进自己碗里,调均匀,舀了一勺泡馍在嘴里,马上,整个脸都红了,哆哆嗦嗦的说:“这是啥东西,整个舌头都烫了,不是烫,说不出啥味,还有舌头都麻了,公义,你给我下毒了吗?我没招惹你啊!”

张任笑的不行了,也不说啥,用筷子从吉利的碗里夹了块泡馍放进自己嘴里,然后用吉利的勺子舀了一勺给吉利吃下,“一样的味道,这叫辣味,酸甜苦辣咸,五种味道,我干嘛要毒你?我们往日无怨,今日无仇的。”

刚才旁边桌有人正想把张任拿下送入官府,毕竟可能毒死人,还没来得及出手,发现两人没啥事就灿灿然回自己桌了。

吉利镇定下来,好像真的没事,看着张任一口一口的吃下去,一副爽的样子,一副贱贱的样子,吉利吃了一口刚上来的菠菜烧豆腐。

“怎么不敢吃了?”

吉利想了想,笑了笑,用勺子舀泡馍吃,有了经历就开始品尝这味道,多吃了几口,发现这味道这的不一般,极其刺激味蕾,越吃越想吃。

两人左一下右一下,各自一盆泡馍就下去一大半。

葫芦鸡最后上来了,这分量真实在,金黄色的脆皮,满满一大份,整只鸡都飞上来了吧!吉利伸出手,拿起一只鸡腿撕了下来,给了张任,“兄弟给,你这调料简直是画龙点睛,好吃的不得了,这鸡酥脆,很香,这是关中最有名的葫芦鸡!”

张任摸了摸肚皮,还好,只是这么诱人的葫芦鸡却没给自己带来多少食欲,一口咬在鸡腿上,鸡皮破开,冒出可口的汁,肉酥香脆真是美味,张任三下五除二把鸡腿放进了自己的肚子里,张任吃完就下手其他部分,这次他看中的是鸡头,用力一扯就扯到自己碗里来了,吉利看了看,也不客气的动手撕鸡,两人虽然拜郑玄为师习文,但两人都是从小习武出身,饭量极大,没有消停一会儿,两人把偌大的一只鸡分完,吉利很开心,很认可这个小弟,对张任说,“今天开心,你这兄弟交定了!”

这经学书院大多是读书人,虽然这个时代的读书人多少有些武艺傍身,但是比吉利自己岁数上差了很多,饭量当然差距很大,吉利第一次看到有同窗能跟自己一样食量的,还是个小家伙。

张任两世为人,当然知道郑玄这几个弟子迟早都是人中龙凤,当然乐意交往,于是对吉利说:“吉利大哥当然也是我一辈子的好兄长!”

两人迅速把饭吃完,张任准备回书院,吉利开心的说道:“告诉你个秘密,我在城西看到一个年轻的寡妇,二八妙龄,貌美,我经常去偷看她,她有件奇怪的事,我也不能理解,你跟我一起去看看!?”话完不由分说,拉起张任就往城西跑去。

喜欢寡妇?根据网上的总结,东汉末年里有这号人吗?这位吉利兄咋觉得是曹魏的人呢,把曹魏的人在脑子里搜索一遍,没这号人物啊!但吉利这类人不应该在历史上默默无闻啊!?难道是没活到扬名立万的时候?!不由得心头一紧!这吉利兄对自己很好,要想办法保护他才是!

陈仓城也不大,从城中心到城西,走路也就半炷香时间,这是夜幕早已降临,这年代,到了晚上只有大户人家点灯,寻常人家点灯都是找东西或者其他的特殊事情,吉利带着张任到了一所平房前,这一带,平房前都有个院子,吉利带着张任轻悄悄的翻过院墙,张任很不好意思,毕竟寡妇门前是非多,当然经历前一世,对于贞操是没那么多要求,但是吉利大哥说,有奇怪的事,这就引起好奇了,这不,翻上了院子的墙后,就看到屋内掌着灯,而且一直亮着,吉利麻溜的下了院墙,爬上高高的窗口,居然一点声音都没发出,这熟门熟路,明显是来过很多次了,张任在下面看着,心想这不大好吧,不会看到不该看的东西吧?吉利滑下来拉了拉张任,轻轻的说道:“没事,她从不脱衣服的,只是有件事情奇怪而已!”说完又轻轻的爬上去,吉利虽然武艺不高,但是这点高度一点也没有问题,轻轻的爬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