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亲爱的书友,请 登录/注册
热门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作者:少帅青狂 | 时间:2024-06-11 17:57 | 字数:5025 字

隐匿身形的法器种类繁多,其中斗篷披风面具是最常见的器型。

杨帆手里有法阵,有披风还有面具,都可以很好的隐匿自己的身形。不过他的灵力波动频率是难以改变,所以被追踪到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改变修士灵力波动的法器也是有的,不过价值非常高。以杨帆的身家当然不怕价格高,但是他却没有购买渠道。

每一件改变灵力波动的法器,都是专属法器,都在家族或者宗门有备案的。一旦被本人之外的修士使用,就变成追杀他的指路明灯。

杨帆当然不敢奢求改变灵力波动的法器,不过他可以多准备一些隐匿身形的法器。

这也更加坚定了杨帆培养交易员的决心,以后他完全可以隐在幕后一心苦修。

其实以杨帆如今的身家已经可以闭关苦修到筑基后期,不过那要在他集齐五行五毒灵虫之后。

当然筑基后期的功法和术法问题也需要解决一下。

越是修练杨帆越觉得自己的功法和术法的不足,不是不足以提升修为的不足,而是不能提升自己对灵力运用灵力变换参悟力的不足。

所以杨帆更加疯狂的收集起各种功法术法来,他身具五行灵根即使不全部修练,全部参悟一番也是受益匪浅的。

如今修为低微的杨帆,当然还不懂得五行相生五行相克的道理,不过一向勤奋好学的习惯,为他将来的成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就在杨帆大肆扫货的同时,还有一个真正的修二代也在各大商铺里面肆意挥霍着手里的灵石。

这名修士是一个金丹修仙家族的直系血脉,而且是金丹祖师的血脉后辈。只是灵根资质有些差,一直被一位堂兄压制着。

若不是他的身份,根本没有那么多的资源拿来挥霍。

细心的人会发现这名高调的修二代购买的资源,全部都是女修用品。其中法器居多,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

他还买了一只毛茸茸的小兔子,准备作为礼物送给心仪已久的女修。

修仙讲究法侣财地,其中道侣就是侣最重要的一种。修士自身潜力不足,找一个潜力的道侣同样可以光大家族。

当然要找到和自己情投意合的道侣才行,如果对方不自愿,那么即使强行结合将来也会遭到反噬。

作为家族的嫡系少主,当然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在家族站稳脚跟。当然若是可以成为家主就更加求之不得了。

靠道侣成功上位的修士也不是没有,不过大多数都是女修倚靠夫君的实力成功上位。

男修通过联姻成功上位的例子也不是没有,只是很少。这种情况只会发生在女修还没有修练之前,就和某人情投意合。

即使如此二人都要经历诸多艰难险阻才能走到一起,修成正果。

这名修二代的目标是同门的一名女修,她灵根资质俱佳,有问鼎金丹的潜力。不过没有家族势力庇护,只有宗门的栽培。

宗门不可能不遗余力的培养一名灵根资质俱佳的修士,因为还有很多选择。

如果投靠家族就可以得到非常巨大的资源倾斜。如此踏入金丹的可能性又会增加几分。

所以很多修士会心甘情愿的被修仙家族招揽。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这名修二代为了保住嫡系血脉的权益,只能想尽一切办法扩充自己的势力,培养一名金丹级别的道侣就是最稳妥点办法。

他有金丹祖师的庇护,又有金丹潜力道侣的扶持,在家族站稳脚跟不成问题。

若是能够生下有灵根的子嗣,那么成为家主也是有可能的。

两名筑基初期大肆扫货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传遍全城。

所有的商家都希望和这二人进行交易,因为他们都出手阔绰。

杨帆对于自己被误会为修二代的事毫不知情,他还在不停的采购各种资源。

每座城池都有自己独有的一些特产,只要把它们运到其他城池就能获取暴利。

宗门和家族垄断着各自势力范围之内的各种修仙资源,并以此赚取超额利润。他们当然会严禁各种走私行为,一旦发现无论是谁都会当场击杀,即使是宗门精英和修二代也会受到严厉处罚。

杨帆有青莲空间在,可以轻易避免各大势力的各种盘查,走私起各种修仙资源来非常得心应手。

他之前在其他城池采购的资源已经在这里换取了超额的利润。目前为止,杨帆采购了大批的资源,盘点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的下品灵石居然还多了好几千枚。

拍卖会如期而至,杨帆和那修二代所在的包厢只有一墙之隔,也不知道是不是拍卖会有意为之。

杨帆在拍卖会的表现就没有那么抢眼了,因为现在的他只对二级高阶灵物有兴趣,二级高阶以下的灵物只买有特殊用途的。

那修二代还是比较热衷于女修的法器,比如现在正在拍卖的一枚簪子。这是一枚土属性攻击法器,它不仅可以发出相当于筑基中期修士的全力一击,还有短暂是破土功能。

不要小看这短暂的破土功能,运用得当不仅可以阻挡土遁符,还可以在土里遁走一段时间。

有了此法器不仅大大加强土属性攻击力,还可以在阻敌和逃跑时发挥出奇效来。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在杨帆隔壁的包厢里面响起:“八百枚下品灵石。”

一件中品法器拍到八百下品灵石已经是一个比较高的价格,再往上加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之前竞价的几名修士全部都选择保持沉默,因为他们都要保留实力竞争后面的好东西。

一身锦衣华服的修二代如愿以偿的交易到这枚簪子,他如获至宝已经在意会被仙子青睐的场景了。

杨帆比较喜欢这枚簪子,有了此物他就可以在地底遁走。不过他也没有参与竞价,不是灵石不足,而是他更喜欢另外一件土遁法器。

可以进入包间的修士都会被发给一份拍卖清单,这是在拍卖会开始之前才确定下来的清单。这份拍卖清单里面有着接下来拍卖物品的详细资料。

杨帆看上的是清单上的一件土属性灵器。这件灵器的功能比较单一,只能土遁。不过对于杨帆来说,它的价值可比那件法器要高许多。

不仅仅是灵器比法器的价值大,更是因为这件灵器的遁行时间很长,可以长时间在地底遁走。

说来杨帆还没有一件自己的灵器,不是他买不起,而是根本没有地方去买。

灵器同样是被垄断的资源,而且在大势力内部也是稀缺资源。杨帆想要获得灵器,就必须向宗门申请,并且自己准备好炼器材料,排队等着宗门炼器堂给他炼制。

灵器材料很难获得,因为它们也是垄断资源之一。不过宗门弟子可以自行采集,或者直接在宗门资源库购买。

购买灵器材料必须要有筑基期以上的修为,而且要有足够的贡献值,才有资格。

杨帆虽然已经是筑基期修士,不过他还没有在宗门登记,而且他的贡献值少得可怜,根本不够换取一份炼制灵器的材料。

水属性灵器材料宗门没有大量存货,因为水灵根修士本就不多,而且他们的战力不足,所以宗门不会为水属性灵器材料下本钱。

虽然接下来拍卖的土属性下品灵器虽然不是水属性的,但是可以极大的提升杨帆的自保之力。

至于需要土属性灵力来进行驱使的问题,杨帆决定用灵宠来进行操控。虽然有些难度,不过还是可以实现的。

杨帆更加着急寻到土属性蝎子尽快培养,一旦成功自己就可以训练它使用那件土属性灵器。

有属性的法器可以用无属性灵气来驱使,虽然威力不足,但是却可以正常使用。但是用其他属性灵气来进行驱使,就得不偿失了。

杨帆修练到是纯水属性灵力,当然无法驱使土属性灵器。所以他必须早日寻到土属性蝎子来培养。

就在这时拍卖台上走来一名女修,她就是这次的一件特殊拍品。

这是一名有着非常特殊体质的女修,那就是炉鼎之体。她可以在第一次双修的时候,无视等级提升同修者的一个小境界。

不过只能对练气期的修士有效果,无法提升筑基期及以上修士的境界。

即使如此也有许多修士为之疯狂,因为练气期修士到了后期就很难再有寸进。这些修士都是因为灵根资质太差而且寿元不足,修为再无精进可能。

寿元将尽的练气期修士如果可以提升一阶修为,那么他们的就能再增加数年寿命。

如此一来,对此女趋之若鹜的练气期后期修士就非常的多。

杨帆用神识探查过台上那名女修,只有练气期四次的修为。她的灵根资质都不高,若不是难以晋升也不会出卖自己。

女修出卖自己的情况并不少见,她们这样做的目的只是为自己找一个靠山而已。

杨帆思量片刻,决定不参与此次拍卖。如果杨帆全力栽培她,可以提升她的资质,让她晋升到筑基期是没有问题的。

此女一旦成功晋升筑基期,就可以在第一次双修的时候帮助对方提升一个小境界。

杨帆不缺培养她的资源和手段,只是没法跟上官渃交代。

更重要的是杨帆四处奔波,还要躲避各种势力的追杀,根本没有办法在身边带个累赘。

这次拍卖在几名筑基期修士的参与之中,很快就结束了。因为筑基期修士只是买来养着,看有没有培养的可能。

练气期修士根本不敢和他们竞价,这才草草结束。

拍卖还在继续,很快进入一个小高潮,因为一枚筑基丹被端上拍卖台。

筑基期这种战略物资,机会不会出现在拍卖会上。在大挣之前几乎没有哪个势力,敢明目张胆的进行交易。

虽然这里的参与拍卖的修士最高修为只有筑基后期修为,但是筑基丹对于他们都是有着极大吸引力到。谁没有几个亲朋好友?谁的后辈不缺筑基丹?

杨帆对筑基丹没有兴趣,他隔壁的修二代也没有参与竞拍。因为他们都已经筑基,而且对筑基丹没有兴趣。

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几枚虫卵被端上拍卖台,这是一种凶蝉的活卵。蝉类妖虫的战力普遍较低,不过这种凶蝉却是一个例外。

此蝉有土木两种属性,可以在地下和林间自由穿梭,它们还可以短暂飞行。若是成群结队出没,很多二级高阶妖兽都只能落荒而逃。

蝉类妖虫生命本就短暂,一般情况下最多只能达到一级高阶,个别蝉王勉强可以进入二级。

不过此凶蝉有一个天生的攻击技能,音波攻击。它们的叫声连成一片之后不仅可以迷惑眩晕敌人的神识,而且可以切割对方的肉身。

如果一名修士在被迷惑住神识的情况下同时被切割肉身,这种情况想想都非常恐怖。

杨帆听到拍卖师的介绍也非常心动,如果有了此蝉对战大部分修士都可以轻易灭杀。

不过此蝉必须大规模培养,数倍只同时才能形成声波团。声波团才能有效攻击筑基期以上的修士。

零星攻击和分散攻击,都很难对二级以上的生物造成伤害。

不过此蝉在靠近敌人之后,它们长长的口器可以轻易破开二级生物的表皮。被一群凶蝉同时吸食,二级生物很快就被变成干尸。

大规模培养凶蝉需要的资源实在太多,而且它们是寿命只有数十年之短。若是要长期保有大量凶蝉,那么需要的资源将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数字。

如此庞大的资源投入只能保证数十年的有效使用时间,当然没有几个冤大头可以承受的了的。

以杨帆的财力是可以支撑起一支凶蝉军团很长时间的,不过他还需要培育五行五毒灵虫,就没有更多的精力去培育凶蝉了。

思量许久之后杨帆还是决定喊几次价试试:“一千下品灵石。”

他的打算很简单,就是用凶蝉来练习御虫术。杨帆虽然已经成功培育出火蟾,但是他的御虫术经验还是非常的不足。

大量培育出来的凶蝉,还可以用来当做喂养五毒灵虫的饲料。要知道蝉类妖虫也是有毒的,可以成为五行五毒灵虫的毒源而存在。

而且凶蝉本身的养分也是很高的,对妖虫的成长有着很大的补益作用。

如果五行五毒灵虫在吞食凶蝉的过程中可以摄取它的音波攻击天赋,那杨帆就真是的赚大了。

又有几名筑基期修士加价之后,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两千下品灵石。”

这个价格已经高出正常灵虫价格数百枚下品灵石。再加价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不过对于杨帆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压力,所以他也轻描淡写的说道:“我出,三千下品灵石。”

不是杨帆不懂得节约,也不是他想以灵石压人,而是慢慢加上去,很可能会付出更多的代价。

全场哑然,接着就是成群结队的议论纷纷。所有人一致认为这个价格实在太高,根本不值得。

之前加价的修士没有立即加价,而是沉默片刻之后,用严肃的声音说道:“小友给个面子,老夫买这几枚凶蝉卵有大用。三千一百下品灵石。”

杨帆没有继续加价,不是他灵石不够,而是为了这几枚凶蝉卵得罪一名筑基后期修士不划算。

杨帆有隐匿手段,但是他也不敢赌对方是否有灵眼术,追踪术之类的术法。

被一名筑基后期修士盯上可不是一件好事情,他虽然有自信可以逃掉。但是在打斗的过程中很可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一旦暴露自己是星云门杨帆的消息,那他的乐子就大了。

拍卖师见久久没人加价,值得宣布凶蝉卵的归属。

杨帆没有发言,他不想和其他修士有什么牵扯。

用毒虫来喂养毒虫的方法是很常见的,不过能够成功摄取其他毒虫天赋的情况还是非常少见的。

这也是杨帆愿意放弃这几枚凶蝉卵的原因,否则他是会冒险买下来的。

接下来杨帆成功拍到几株罕见的灵药,虽然只是一级高阶灵药,不过它们是活物,只要好好培育还可以继续生长。

这种灵药最大卖点就是它们的可成长性。杨帆当然不是为了等它们成熟后再服用。

即使它们在百余年之后完全成熟,对现在的杨帆都没有多大的用处,因为它们都是兽药。

兽药对人类修士的用处不大,不过对妖兽妖虫的成长却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杨帆要快速培养五行五毒灵虫,给它们服用兽药就是最好的办法。

妖兽服食兽药对它们的副作用很大,如果不能去除杂质就会对它们的肉身和经脉造成堵塞。

这种堵塞太多就会导致妖兽修为难以精进。时间一长还会影响到妖兽的神志,最终变成暴怒的杀戮机器。

不过杨帆可以萃取出兽药的精华再给五行五毒灵虫服用。而且青莲也有去除杂质的功能,杨帆就更加不用担心兽药的危害了。